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洋甘菊/上

写在前面:

魔法在这个世界只是童话故事,但斯卡曼德兄弟的感情在哪儿都始终如一。


纽特是个怪胎。


这句话无需任何注解和说明,但凡认识纽特•斯卡曼德的人都会在听到时会心一笑,“哦——当然了”,他们夸张地揶揄,给出不带恶意的评论。


纽特只是太过害羞和专注——这种专注从来不用在他的课业上。邓布利多教授这样评价他的学生,语气里透露着纵容。


迎春花在还无法脱下羊绒衫的日子开满了大学校园,莹黄的小花随着雨点落在忒修斯的肩头,忒修斯微笑,撑着雨伞加快了脚步。烟灰色的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两圈便义无反顾地垂落,随着大腿的摆动甩出欢快的节奏。


他听到细碎的低语,有关于包养怪胎纽特的商...

冰糖雪梨/上

骨科年下。

Warning !

作者只看过两部电影还忘了第一部讲了什么。

作者只是想搞忒修斯。


他的哥哥不像任何他已知的动物。

——很抱歉他一直在做这样的类比,直到他遇到了那个来自古老东方国度的大型猫科动物,是的,因为逗猫棒而丧失神智的那一个。

纽特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虽然忒修斯对于拥抱他这件事的执着甚至可以算得上偏执,类比于逗猫棒并无任何违和。

丽塔对此充满怜悯地揶揄,poor boys。

嘿……纽特有些心虚地别开目光,将视线落在忒修斯光滑的脖颈上,轻微的磨蹭都会引来他的兄长不悦地轻哼,漂亮的眼睛划过一声叹息,纽特缓缓收紧手臂,让这个拥抱看起来更加亲密。...

今日丧:

无能狂怒我本人。

就 活着吧
结束生命啥的,还是疼
哪哪都疼

糟糕又
糟糕的
活着吧

为什么要发疯,迷信,胡言乱语?
因为有一些麻烦靠努力解决不了,麻烦就在那里,除非你投机取巧绕过去,又除非你血肉模糊死在那里。

你清晰的知道,并且什么都做不了——不对,你还可以发疯,迷信,胡言乱语。
就像我现在正在做的。

让焦虑把你淹没,能治疗焦虑的,只有更加焦虑和自我了断,在焦虑里走向繁荣,走向胜利。

战胜自己,伟大的傻逼。

superbat-甜美爱情

BVS衍生
小短篇

布鲁西宝贝儿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得不到,他揪着小记者的领带和他上床。在那双承载星空的蓝眼睛的注视下,用下流至极的话感叹他惊人的持久力。

Clack……superman.

蝙蝠侠轻叹出声,带着无法形容的复杂情绪,你总能给我惊喜。

会在做爱的时候哭泣的小男孩是不会毁灭世界的,布鲁斯韦恩吐槽,蝙蝠侠不甘愿地扔掉了氪石枪。

他最终在那慈善的妇人的注视下说出了我们是朋友,毕竟我刚刚差点儿杀了你儿子不是个很好的开场白,我睡过他也不是。

莱克斯卢瑟没给他们留下泡沫剧八点档的时间。毁灭日的出现超出了蝙蝠侠对于外星入侵的准备,但是蝙蝠侠永不畏惧。

布鲁斯看着身穿亚马逊铠甲的女战士和蓝色鱼鳞紧身衣下的太阳之子抽...

worthy/哲袁

心情不好,发个存稿,不知道过多久补完。

Worthy

吴哲上去领奖的时候一低头扫到咧着嘴冲他笑的袁朗脑子里就放了烟花。

他投过去一个质问的表情,台下那人翘着腿靠着椅背,悠然自得只是乐。到了他致词的时候一双漂亮的手伸出来,巴掌拍得震天响。

庆功宴的时候吴哲不出所料被灌了个够,袁朗懒洋洋坐在那儿端个兑了大半瓶白开水的白酒瓶吃肉,有不怕死的凑上来又被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吓得弱了半分气势,又瞥见袁朗肩章基本上就拍拍屁股滚蛋了。

到头来能喝的醉了,两杯倒的生龙活虎。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袁朗非常幸灾乐祸的扛他回宿舍,不饶人的嘴一路上没消停过。

走到一半凉风一吹酒就醒了大半,他自己匀着劲儿,但第一他喝酒上头,第二他平时体力...

想知道国产圈有没有类似于随缘的那种网站诶,还是大家都是各有各的blog还不开放注册的吗

沉沦/哲袁

吴哲x袁朗
没什么意义的一些对话。

“当时你就站在那儿,嚣张欠揍,我却一见倾心。”

“俗气。”

“起初我不敢想,觉得你这种人不可能——不可能跟我一样。后来也恨你,可能还有些失望在。”

“那怎么不走?”

“我想打败你来着,后来证明还是我太幼稚。”

“现在呢?”

“现在觉得没走真是太对了。当时许三多说,离开了就意味着很少有机会再能见到你了。我听了就打了个激灵,我发现我不敢想没了你的日子,你说你是不是个妖孽。”

“怕没机会吃了我吧。”

“我是想吃了你
“我那时候每次做春梦都是你,在梦里你特别主动——你记不记得我给修裤子,其实不是我眼力好,你那身体我太熟悉了,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我都反反复复亲吻抚摸过。”

“至于吗,希望越大...

1 / 6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