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沉沦/哲袁

吴哲x袁朗
没什么意义的一些对话。



“当时你就站在那儿,嚣张欠揍,我却一见倾心。”

“俗气。”

“起初我不敢想,觉得你这种人不可能——不可能跟我一样。后来也恨你,可能还有些失望在。”

“那怎么不走?”

“我想打败你来着,后来证明还是我太幼稚。”

“现在呢?”

“现在觉得没走真是太对了。当时许三多说,离开了就意味着很少有机会再能见到你了。我听了就打了个激灵,我发现我不敢想没了你的日子,你说你是不是个妖孽。”

“怕没机会吃了我吧。”

“我是想吃了你
“我那时候每次做春梦都是你,在梦里你特别主动——你记不记得我给修裤子,其实不是我眼力好,你那身体我太熟悉了,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我都反反复复亲吻抚摸过。”

“至于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你比想象的美妙多了。”

“抽烟吗?”

“我不抽,你把窗户打开。
“菜刀在又要骂你熏眼睛,咳,你离我远点儿……再近点,成。”

“麻烦。行了大硕士,您说完了吗?”

“没呢——算了不说了。”

“我挺意外你会选择那种时候告白。”

“危机意识强,从小都这样,你别看我每天念叨平常心平常心,那还不是因为争强好胜。当时都说我这小身板何必去你们老A,去信息中队那是前途一片光明。我心里不舒服啊,凭什么我就不行呢。”

“这地方对有的人来说是一步登天,对你来说是浅水困蛟龙。”

“谁当初大言不惭说要给我这一步之遥上加点沉重的东西。
“你别那么看我啊,我真的觉得这儿好。”

“我知道。”

“当然,还有就是因为你。”

“这么自信我会接受?”

“是完全没有自信,但我乐意待在这儿,待在你身边。特别严重的时候我都不敢跟你们一起去洗澡,憋不住——你别笑!真的。”

“那天我就跟铁路说我喜欢你。”

“哪个南瓜你不喜欢啊,就二十七你当初也想留的吧。”

“可惜了。”

“一根就行了,靠过来吧门我锁好了。二十七那个人傲啊,成才不喜欢他,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他,只不过我可能更老好人一点。”

“二十七不适合这儿,他会生气,跟我生气,跟你生气,跟自己生气。我摸不准他,也拿不住。”

“你喜欢许三多。”

“他是个天生的士兵,老A是最适合他的地方,他也就到这儿了。”

“那我呢?”

“这得问你。”

“你希望呢?”

“我没什么希望的,大概还有五年我就得把队长这个位置让出来。你看到上次开会的时候铁路那个笑吗,那意思就是老子终于可以把这该死的摊子扔给你了。
“我看得见我的路,你不一样。”

“我想要你希望我留下。”

“我没这个权利。”

“你有!只要你说——”

“谋杀呢?手,手松开。多大点事还急了。你眼前一片光明坦途,老A只是的一个转折点,一个相对重要的转折点。”

“让我抱着。
“袁朗,你这人没劲透了。”

“我能再抽一根吗?”

“不能——你怎么就不能承认你难过呢?”

“我为你骄傲。”

“您笑得特别没说服力。”

“嘿,还不让人笑了。前两天信息大队还问我借人呢,喏,最年轻的少校,前途似锦,多少人盯着呢。出人头地莫相忘啊兄弟。”

“袁朗!”

“到!”

“去你的吧。”

——————————
对,没写完
翻备忘录翻到了,难得一篇不需要打码就可以发出来的东西,自己回头看的时候挺乐呵,觉得当时的想法挺有趣,这两个人真可爱,想改想想又算了。也是存个文,省得哪天手抖又删没了。

评论(6)
热度(18)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