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worthy/哲袁

心情不好,发个存稿,不知道过多久补完。




Worthy

吴哲上去领奖的时候一低头扫到咧着嘴冲他笑的袁朗脑子里就放了烟花。

他投过去一个质问的表情,台下那人翘着腿靠着椅背,悠然自得只是乐。到了他致词的时候一双漂亮的手伸出来,巴掌拍得震天响。

庆功宴的时候吴哲不出所料被灌了个够,袁朗懒洋洋坐在那儿端个兑了大半瓶白开水的白酒瓶吃肉,有不怕死的凑上来又被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吓得弱了半分气势,又瞥见袁朗肩章基本上就拍拍屁股滚蛋了。

到头来能喝的醉了,两杯倒的生龙活虎。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袁朗非常幸灾乐祸的扛他回宿舍,不饶人的嘴一路上没消停过。

走到一半凉风一吹酒就醒了大半,他自己匀着劲儿,但第一他喝酒上头,第二他平时体力比较弱,往那一趴也就没人再起哄他。

袁朗显然没意识到。

被纠缠着摁到门板上的时候他也只是做了个格挡的动作,全然当吴哲是发酒疯,捞住腰就想把他往床上带。

身高优势必然伴随着体重优势,虽然说袁朗更为精干,但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再怎么凑也多不出那二两肉,被吴哲死死压在门上的时候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反抗。

“你他妈就A我吧。”

咬牙切齿的话炸在耳边袁朗这才意识到这小家伙是在置气。

他下意识地咧嘴一乐,看在吴哲眼里就生出大把的不甘来。皮带被粗鲁地卸下来扔到地上砸出响声,袁朗心疼地低头瞄了一眼就被吴哲卡着下巴拉了回来。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他,袁朗难得有些心虚,提起腰跨往吴哲身上蹭了蹭,“你做不做啊。”

吴哲心里登时警铃大作,事出反常必有妖,袁朗在他这儿信誉度一向不好,此情此景原本该有的风花雪月,欲望满身通通被抛到脑后,他脑子里就剩下了如临大敌。

看着吴哲眼睛里风起云涌之后瞪着他瞪出了阶级敌人的架势,袁朗很受伤。他用了三秒钟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得到了一个结论:小南瓜不识好歹,该削。

抬腿直接把吴哲从自己身上踹开的时候难为袁朗还记得提了一把裤子,他弯腰捡起皮带气定神闲地系好,又抬头看了吴哲一眼:“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回了。”

“袁朗!”掷地有声。

“说话!”铿锵有力。

“我要做/////爱!”吴哲接着吼。

袁朗大窘,下意识往四周瞟了两眼,心想你喊行军号怎么没有这么大声真是害怕别人听不见。

“理由!”他正了正身子拿出长官的威严,好整以暇地看着吴哲。

“第一,你想。第二,我想。”

“很有说服力。”

吴哲沉默了三秒,伸手搂过袁朗的腰,撒娇一般轻轻摇晃着身子将两个人靠在一起——手指压在手背上,嘴唇贴在舌头上。

“我很生气,气你更气我自己。得个奖还要靠你让,我就这么无能吗。”

“你赢了我。”袁朗弯着眼睛笑,他原本想激吴哲,看平常心的小家伙形象全无地炸毛,因为他且只因为他。奈何吴哲认真得他都于心不忍,只得柔声安慰。

评论(4)
热度(33)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