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两A一O/卜洋岳 1


写在前面
种田文,大长篇,大三角
没什么逻辑,不了解设定,瞎鸡儿乱写


第一章 留学生?没毕业的那种? 

一九八几年的秋天,黄昏时间。夕阳扫过整个麦子场,金灿灿的麦子田边坐着个金灿灿的人,少年拿着一把拿竹子削出来的排箫,吹得小曲儿从村东头晃悠到南边的小溪边儿,顺着水流传到一叶顺水行舟的小船上。


 “村长!村长欸!” 穿着工装的精瘦男人从田那边跑过来,手中挥舞着一封信气喘吁吁地在少年面前停下。


别看名叫木子洋少年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确是实打实的村长,读过书的人还愿意留在村里都是稀罕物,木家老爷子生前也是村里有声望的大人物,木子洋这村长也是半推半就之下的理所应当。 木子洋放下排箫抖了抖白色衬衫上的几只小飞虫,在裤子上抹了两把手把信封接过来。 


支教,木子洋看了俩字就将眉头锁了起来,这人是被天上砸下的平底锅敲晕了脑袋才会想到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传播智慧的种子,刘福贵瞅了瞅他年轻的村长愣是半晌没敢吱声,生怕木子洋一句话就让这人在他家里安居,毕竟他刚刚建的新房子还没住个踏实。村里的财政多养个人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他听人说这可是个留学生,娇贵着呢,其实他心里纳闷,这留学生不是留在学校不给毕业的那种,嚣张个什么劲啊。 


但真来这么个文化人,他心里实打实的高兴,不往全村里说,就说他家里还养着个要参加高考的弟弟,灵超问他的语文数学他的高中学历还能指点一二,要说到外语那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那破破烂烂的教材整天被hellofine的读来读去也没见读出个什么东西,小弟能不能高考成功还让他愁着,这边儿就掉下来个天使,还是留过洋的。 


木子洋挥了挥手,得了,会也不用开了,就住我家吧。村长爽快,刘福贵咧着嘴就乐开了,连忙诶诶应了两声说人晚上就到呢,土路不好走,得打着电筒去接。 


怕鬼的木村长咬着腮帮子下定决心,成,我去。 岳明辉到渡口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点多,天黑得透彻,跟一叠打翻了的墨水扑上去没什么两样,船夫扶他上岸指了个方向就调头走人,岳明辉站在岸边,秋风在他脸上扇着大嘴巴,中山装里两条腿打着颤连带着整个人都看起来哆哆嗦嗦的,知识分子有点想骂脏话。 


木子洋就是这时候出现的,两个手电光闪啊闪,隔老远就喊,岳明辉,岳——岳!中间那俩字被风吃了大半,听起来就剩下岳岳,跟喊儿子一样。岳明辉冲着那光挥了挥手,拖着行李箱往过走。 


临近了岳明辉才发现来接他这人高且瘦,一身工装穿得跟伦敦西装店的高定一样抢眼,艺术家岳明辉有些愉快,这一愉快脚下就有些飘,好死不死他两条腿还是有些颤,一个完美地狗啃地被木子洋的膝盖终结。倒也不是木子洋有心接他,是木子洋实在被吓到了,好好个人正过来呢哗啦一下就倒了,岳明辉这么一倒吧木子洋就腿软,稀里哗啦一通慌乱,镜头定格在半跪的木子洋嗯栽到他的膝盖上的岳明辉上。


 “岳,岳明辉?!” 


岳明辉疼得要命,心想你叫魂呢,又转念到伦敦高定,脸上的神色缓了缓,从木子洋膝盖上起开,没提行李的那只手伸过去。


 “你好,我是东林村新来的支教老师。”

评论(3)
热度(63)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