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痴儿

南诚/ 隐春楼

南田x明诚
不能接受的慎看!
不能接受的慎看!
不能接受的慎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她慌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慌。
又或者她是知道的。
见过了太多虐杀和非命,让她以为自己对鲜血和伤痛习以为常。可是,当鲜血从明诚肩上涌出的时候她心慌了。而那甚至不是什么致命伤。她应该首先朝外面开枪的而不是扑向那人,她是知道的。
直觉从不欺瞒,所以理智落败。


在身中数枪的时候,她突兀地想起了汪曼春,那个女疯子。是的,疯子。在受邀“参观”汪处长审讯的时候她便确定了那是个疯子。以至于她不敢相信汪曼春在明楼面前尽态极妍的温柔。
她以为她爱他,一举一动却都在毁了他。
南田突然想笑,笑那个女人的傻。杀了明镜,明楼只会离她越来越远,她是高估了自己在明楼心中的地位,也高估了所谓爱情。
家国天下,男人的心被填得太满,那近乎施舍的情爱又有几分真假。
她又,何尝不傻。

明诚的身份她猜了七八分,可就凭着两份不确定,硬是说服了自己信他。
现在的局面无非是,她拿命去搏,搏输了而已。
是不怨恨的,甚至生出一丝喜悦。
她不必再为了生而所站的立场去揣测,去算计,去步步为营至他于死地。她死了,他会开心得多。
他欺她,害她,借他人之手杀她,她却觉得死得其所。
她可能,比汪曼春还疯吧。
她闭上眼。
再也笑不出声来。

评论(10)
热度(26)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