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伪装者/似是故人来(一)/AU/乱炖/主诚楼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乱炖。


主线应该是诚楼,当然如果作者把持不住出现了奇怪的西皮请原谅她们。


接受不了勿入!




联文  @好大一头北极熊 


没错我俩不承认我俩有病


BTW,又名 【爱上霸道系花】 请自行理解




似是故人来/诚楼


肉爪脸蛋/BY




1


明诚和一个男人擦肩而过,等那个男人走过去了,他转身看了一个男人一眼。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陪着件黑色的外套,一双腿修长笔直,走路带着风一样。




他对这个男人有几分印象,主要是因为他在学校里见过这个男人几次,有一两次是在食堂,也在楼道里偶然看见过。他能记住这个男人的原因也不单单是因为这个人长得好看,当然,这个人长得的确很好看。




明明还算年轻,却一副老学究打扮,书卷气很重,但是意外的适合。这个人鼻梁上常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眉目间流转的英气就这样被收了进去,整个人显得沉静又内敛。




可能是中文系的研究生吧,他在心里猜测。这边刚把这茬放过去,又见旁边几个抱着书的女生窃窃私语。他零碎听到了几句,关于那个男人,大概说是历史系最年轻的教授,人长得帅课讲得好之类的东西。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男人也正停下脚步在和人交谈。




仿佛听到了什么,男人往这边望了一眼,冲那几个女生点头一笑,惹起一堆压抑着的尖叫。姑娘们啊,他笑着摇摇头,迈开步子离去。




不过确实,笑得很好看。 


 


明诚的大学生活已经过去了两年,到现在也算是个大三的老鸟,他就读于一所私立大学,主修经济。明诚成绩好,人长得也帅,性格人品样样出众,自然也俘虏了不少同系大学女同学的芳心,同班有个叫南田的日本留学生就对他颇有兴趣。然而学霸、人好、系草这三叼的身份并没有对他选选修课带来什么帮助,上个学期期末拼死登上选课平台,结果只剩下芭蕾证券形体课。耐着性子等了等,竟然等到有人退了一节历史选修,激动得他差点扔了手机,连忙选上。


    


等到他选完一看,主讲人的名字竟然叫明楼,他一愣,因为他正好知道有那么一个叫明楼的人。


而正是这个人,让他能够有机会步入大学校园,给了他一次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


现在他就坐在这节选修课所在的班上,旁边坐着一个短头发青年,一副老实像,倒是显得有几分朴实,憨厚。


 


啧啧啧,能选这门课的果真都是走两步都能掉下来两卷书的呆子,他在心里感慨。不过怎么也比芭蕾好得太多,一想到自己穿着紧身衣踮着脚的样子他就不禁一阵恶寒。




“同学,你好,我叫郭骑云,生物科学。”寸头少年说道。




“明诚。”




他还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被教室里一阵骚动打断。抬眼一看,高高瘦瘦的男人阔步走向讲台。待他站定,明诚才发现这正是前几日遇见的那名“中文系研究生”,还真是个教授啊,他咋舌,这也太年轻了些。




“啊啊啊,爪子你看你看明教授今天穿的针织衫诶!超级帅的。”




“是啊是啊,还穿了小短靴我的天!”




“你说滚滚那个小笨蛋,手癌点了退课,就一秒吧,课就没了。”




“唉……简直了。”




后排女生的议论让他忍不住扶额,合着还是托那位“小笨蛋”的福,他才能坐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门选修有多热门,只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因素。




民国史,明楼。




他在回过头时黑板上多了几个大字,笔法苍劲有利,让他也不由得由衷赞美。




“我叫明楼,是你们这也学期的历史老师。”明楼随意的坐在讲桌上,一双长腿分外养眼。


 


明诚蓦地想起了刚刚那个和他擦身而过的人,脑子里的人影和面前的人重叠在一起,忽然觉得有些梦幻。


 


一样的斯文,稳重,但在课堂上却愈加显得气势逼人。明楼,他低声念着这个名字,听着自己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明楼或许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人。


 


“教历史的……明楼?”


 


一旁的郭骑云小声嘀咕了一声,明诚以为是自己刚才说的声音太大了,连忙追问了一句什么,郭骑云看着他,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我从我们老师那里听到过他。”郭骑云头稍微偏向他这边,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老师说这人人品不好,师德太差,还特爱叫同学回答问题,是业界之耻。”


 


明诚听了,心里忽然有点不大乐意,“那你选这课做什么?”


 


“不是我报的,是我老师!”郭骑云一脸沉痛。


 


都现在这个社会了,还有老师代为选课的,明诚觉得有点醉,眼神随即飘到站在讲台上的人身上,看着明楼带着笑意气风发的讲着历史的样子,总把人和郭骑云话里的混蛋对不上号。


 


“等等!”




“啊?”他被郭骑云的惊呼吓了一跳。




“你和明教授一个姓,你们不会有什么关系吧?刚刚那是我随便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啊,再说也不是我说的,这不是听……”




他挥挥手打断了郭骑云语无伦次的解释。




“我今天第一次见明教授。”




“那就好那就好。”郭骑云长舒了一口气。




“我国传统知识分子,总有一种舍我其谁的个人英雄主义。说来也不怨他们,这也算是知识分子的通病,抱负满身,不甘心与草木同朽。可惜大都空谈主义,若生在和平时期,做明君做贤相也不是不可,可惜啊,生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独守条条框框就太过勉强了。”




明楼话音刚落,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叫了大家休息一会儿,便躲在讲桌后面端了杯茶喝。老学究,他在心里暗笑。没等他笑完,明楼身边就呼啦围了一大群人,叽叽喳喳的问着不着边的问题。他后排那两个姑娘更是冲了上去。




“阿诚,明教授讲得挺好的啊?”




“是好。”他的目光追随着明楼,那人在人群中正笑得开怀,显得愈发年轻。




“那你说,老师为什么那么说啊。”




孩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明诚扶额,想说上两句,又不好下口。




“可能也是道听途说吧。”




“我还挺喜欢明教授的。”




他怔了一下,扭过头去,看郭骑云居然是一脸认真,没有丝毫打趣的意思。




“虽然老师这么说他,不过老师每次说他的时候,似乎都挺开心的。这次听了明教授的课,我总觉得蛮有意思,而且也没点人。”


 


“我也是。”


 


明诚这下不再揶揄,也一本正经的答道。


 


郭骑云和他对视,良久,郭骑云严肃的说。


 


“我不是Gay。”


 


“滚。”


 


经过一个课间的友好洽谈,明诚成功了解到郭骑云的老师姓王,是他们课的讲师,家里是一代养蜂大户,并且本人对胡蜂科也颇有研究。由于其人教学方式狠辣,手段颇为严苛,学生暗地里叫他毒蜂,似乎王老师本人也并不介意,还把自己的qq名和微信名都改成毒蜂,令同学大为惊诧。


 


郭骑云是他们班的班长,也是王老师的副手,按他的话来说平时没少受到荼毒。王老师有时就着月色跟他怀念故人,其中一个叫做毒蛇的人就是他的重点怀念对象,每说一次毒蛇,王老师就咬牙切齿一次,搞得郭骑云在一旁看的胆颤心惊,生怕老师一个激动就把钳子上蜜蜂的刺给拔了,一次报告就交代了。


 


结果有一次王老师和他吃饭,在王老师去打饭的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拿了罐牛肉啪的一声戳在他们桌子上。郭骑云刚一抬头,人就走了,王老师端着饭回来看到牛肉罐头,一边骂了句死明楼,一边打开了牛肉罐头,把肉全都倒给了他吃。




但是他一向英明神武的王老师居然默默把罐子收了起来。


 


然后郭骑云懂了,再然后王老师给他加了一碗能咸死人的汤,然后看着他喝了下去。


 


又过了几天,王老师慈爱的帮他选了修,万年理科生的郭骑云看到选修课上赫然的近现代史四个大字差点没背过气去。


 


明诚听了,再看被女生包围着的明教授的眼神就变了。他也听说过王老师的大名,手段之残忍,性格之残暴,在百度贴吧上赫赫有名。能跟这种男人较上劲儿的人,估计也不是个善茬儿。


 


人不可貌相啊,明诚在心里感慨,看着长得纯洁无害的,甚至算得上风靡万千少女。




上课铃大作,他看着几个女生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的样子默默哀叹,这不是误人子弟吗,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小姑娘都开始打起老师的主意了。小小年纪不学好啊。他脑子里就这么乱七八糟的转着,丝毫没注意思维方向早都脱了边。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明楼走到他面前,敲了敲他的桌子。




“同学,麻烦借支笔。”




“哦……好的!”他猛地回神,连忙摘下胸前口袋里的钢笔递了过去。




“麻烦了,”明楼低头看了看他的课本“……明诚同学。”




此时明诚一向灵敏的大脑几乎是当机的,明楼低着头,贴得他极近。近距离看着那人居然比站在讲台上时还要英俊。如同雕塑般的完美轮廓让他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那双眼睛更是像上帝的恩赐,镜片之下难掩美丽。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他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诗来,却也觉得该死的恰当。




-TBC-







评论(18)
热度(153)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