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伪装者/似是故人来( 三)/AU/乱炖/主诚楼

乱炖 主诚楼




现代AU




来我亲爱的小伙伴们~我们终于欢天喜地的迎来的第三章(谁理你




看文有风险选择需谨慎,先让我们再看一遍开头加黑的字体 




要继续看下去吗~好的!




每个人物都有可爱之处可能会get到奇怪的萌点




西皮其实目前还不乱【。真的 








和 @好大一头北极熊 的联文 我们轮流更








似是故人来/诚楼




肉爪脸蛋/BY








明楼开车到校内办公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左右了。




 




今天他下午没课,比较清闲,本来计划着读读书备备课,结果一通电话就把一切推了个空。明镜叫他下班来接她回家吃饭,在一切试图反驳拒绝无果后明楼理所当然的屈服了,论如何套住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教授,大概只需要明家大姐一句你到底来不来。




 




明楼靠着车,低头看了看表,这时候大门被人推开,吱呀一声。明楼抬头看见自家大姐踏着高跟鞋走出来,器宇轩昂的,眼神一下子抓在他身上。他连忙快走几步到明镜身边,明镜瞥了他一眼,他微微低下头,显得有些顺从。




 




“今天怎么没骑你的哈雷过来啊?”




 




明楼拉开后驾驶的车门,躬身先让大姐上车,然后轻轻关上门,自己走到驾驶座上坐好,等到把安全带系牢了,把车开动了,看着挂在钥匙上的小兔子玩偶甩了甩,这才回话。




 




“偶尔骑着玩的,当教授了事情变得多了,时间也就变的少了。”




 




明楼从后视镜里不着痕迹的瞄着明镜的脸色,见明镜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就连忙换了个话题,“大姐,怎么忽然想叫我来接您了?”




 




“没什么事就不能来找你?”




 




明镜本来看向窗外的眼睛转向他这边,明楼默默打了个左蹦灯变道,脚下油门踩的更紧。




 




“哪儿能呢,不是还有阿香。”




 




“阿香家里做饭呢,我叫她准备你爱吃的菜,明家的大少爷啊,难得回来一次,自然得好好准备。”




 




明楼捕捉到明镜的话茬,“大姐,是不是明台……”




 




“明台?!”




 




明楼一时噤了声,这时还偏巧遇到红灯。前面的车后灯泛着红光,照在他的挡风镜上,看上去凄凄惨惨的。晚上六七点正是堵车的时候,从学校到家大概三十多分钟的路程,耗在堵车上的时间就要占了一半。明楼又悄悄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视镜里的明家大姐正瞪着他的后脑勺看,看着看着忽然又叹了口气,一双手叠在自己腿上,眉头轻轻的皱起来。




 




“明楼,你告诉大姐,你是不是真有女朋友了?”




 




明楼差点没一巴掌按到喇叭上去。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大姐你这是从哪听得消息,从明台那里?他在巴黎,怎么能知道我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的?”




 




明镜见他样子也不像在说谎,只是又叹了一口气,小声的说着,“这么大人了,也没处个对象,我倒希望你能找个伴,也没那么寂寞。”




 




“大姐……”




 




明镜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没有就算了,好好开车吧。”




 




绿灯终于亮了起来,明楼抬起刹车踩上油门跟了上去。车开起来了,四周的景色飞驰而过,夜晚的都市一片灯红酒绿,店铺上的霓虹闪着光,拖长了尾巴往后甩,直叫人眼花缭乱。




 




明楼听得到夜晚的声音,那声音大概回响在轮胎和水泥地摩擦中,也是引擎轰轰作响的声音。明楼在这片静谧中开着车,车内也一时变得静谧了。




 




然后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




 




 




这边明楼好不容易开车到了家,准备好了,洗了手拿起筷子,就听见手机一阵响,打开一看,发现是明家的小少爷微信找他视频。他按了挂断,过了几秒又开始响了起来。




 




明楼看都没看就关了,结果又有提示音,他叹了口气,刷开屏看见明台不甘心的给他发了信息。




 




高楼悬明镜:大哥,你干嘛!我要视频!!!




 




明镜高悬:吃饭呢,一会儿回你。




 




高楼悬明镜:我不管!




 




然后又是一阵视频通话提示音。




 




本来安静的屋子忽然铃声大作,就已经引起了明镜的注意,现在听到这么孜孜不倦的铃声,明楼也觉得大姐大概猜到了是谁。明镜放下筷子看着他,他感受到明镜颇具威力的眼神,迫于大姐无形的威慑下只得按下了确定。




 




“哈喽!大哥!大姐!阿香!想我没?”




 




屏幕里一个青年冲他们挥手,一双漂亮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我可想死你们啦!”




 




还在饭桌上的明楼也笑着挥了挥手,“明台,我们前两天才视频过吧?”




 




“这不是想你们么。”明台瘪了瘪嘴,闷着声说,“这年头,还不许人视频聊天表达思念了啊?”




 




明镜扯了扯明楼的袖子,还顺便剐了他一眼,转头却带上了笑容。




 




“许许许,当然许,学期刚开始就想我们了,这以后的几个月该怎么办啊?”




 




“是啊小少爷,你再逃课回国,大姐可少不了苦头给你吃。”




 




一旁的阿香也搭了句话,明台眼神飘到阿香身上,脸上仿佛写满了连你也背叛我这六个大字。




 




“阿香你,连你也!上次打牌的钱你还没给我,你一个工作党啊欺负我这个穷学生!”




 




“我哪次赖过账?”




 




“哪次没有?”




 




“哪次有?”




 




明楼捡起放在碗上的筷子,默默的伸向一盘菜,然后在大姐友善的目光下,又默默的把筷子放了回去。




 




幼稚的争执以阿香最后取胜结局,明台气鼓鼓的扭过头,想到什么似的啊了一声,接着变得有些欲言又止。




 




“对了大哥……”




 




明台眼神四处游移着,最后下定决心一般停在他身上。明楼看他这样子也明白这小伙子大概想说什么了。说实在的,明楼也好奇为什么周围的人一下子变得如此奇怪,他回想自己前几天做的事,看看书教教课,也没有哪一件出格的,怎么就忽然有人,还是他远在法国的弟弟觉得他找对象了呢,没道理啊。




 




以及今天的汪曼春也有些不对,明楼心里补了一句,明天得再问问她。




 




“我没谈恋爱,没找女朋友。”




 




明台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真的?我听大姐说了,但还是不确定,现在听大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啦!”




 




明镜一气,“还不相信你大姐了?翅膀够硬啊。”




 




明台连忙讨饶,“没有啦!我这不是,嗯,有些害怕嘛。”




 




“你害怕什么?”明镜追问道。




 




“没什么,真的。”明台没有就着话题一直说下去,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又忽然抬起头,“大哥,我给你的玩偶还带着吗?”




 




明楼叹了一口气,起身去拿放到书桌上的钥匙,手心里是毛绒玩具软软的触感。然后他走回饭桌,提着钥匙稍微晃了晃,粉红色的小兔子就在手机面前来回摇摆。




 




这兔子玩偶样式不新了,可看上去就像是新的一样,干净整洁,皮毛在灯光下显得更柔顺了一些。




 




明台看到这只兔子,一下子笑了,年轻人的脸上带着笑,眉毛都好似要飞起来。他看明台这傻傻的纯粹开心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个笑容。




 




“一定要随身带着噢。”




 




明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一定要带着!”




 




明楼笑着点了点头,“一定一定。”




 




“那我没事啦!大哥大姐,阿香,先不聊了!晚上我约了我女朋友去游乐园玩,一会儿得睡个午觉先。”




 




“去吧。”明镜说,忍不住又补了一句,“出去玩别太晚回来啊。”




 




“知道啦!”




 




明台眨了眨眼,“不晚,也就凌晨一两点回来。”




 




“你!”明镜刚要说话,就看到手机上显示明台挂了视频,他和明镜对视一眼,明镜又忽然笑了。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现在这个年纪,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明镜念叨着,又随口提了一句,“想想当初那个被咱们资助的孩子,肯定没他这么顽皮。听说那孩子也上了大学了,还是不错的大学呢。”




 




明楼这时候终于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刚移到嘴边,听明镜这话又把菜放回碗里。




 




“是吗,那还算是真成才了。”




 




明楼笑了笑。




 




“现在的话,应该也上大三了吧……”




 




 




>>>




 




华灯初上,这浪漫之都才真的热闹起来。




 




踩着青石板路,皮鞋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声音,一如主人们欢快的心情。




 




明台牵着Dasiy的手奔跑在路上,笑闹着,女孩儿柔软细腻的手被他捏在手心里,仿若无骨。他却猛地惦记起另一双手,纤长的,白皙的,骨骼分明的,有力道的,握住他的那双手。他摇了摇头,把视线落在女孩儿身上,游乐园里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映着温柔的笑脸。他眯起眼睛,把手攥得更紧了些,像是提醒自己女孩的存在。




 




“Ming,我们来玩这个吧!”




 




他顺着女孩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黄色的灯泡围绕出一个简单的台子,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小气球。周边是大大小小的玩偶,最多的是可爱的毛绒兔子和小熊玩偶。不知何时围了一圈人,随着枪响爆出一阵阵欢呼。待他们走进了,一个挺拔的男人揽着笑得一脸骄傲的女孩儿穿出了人群,女孩怀中的兔子玩偶几乎比她都高了些,男人伸手要拿被女孩笑嗔了回去。




 




明台扭过头冲Dasiy咧嘴一笑:“想要吗?”




 




Dasiy踮起脚送上一个亲吻,被他微微错开落在了脸颊上。




 




他端起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最大的兔子落入了女孩怀中,粉嫩可爱。




 




记忆中那只小得可怜的粉色兔子在男人手中一跳一跳,而他在一边咧着嘴傻笑。




 




“Ming!没想到你的枪法这么好!”——大哥你看你看!这是我赢的!




 




“我们去吃这个吧!”——我要把这个送给你,你得请我吃冰淇淋!




 




“你说这么大个兔子放哪儿好呢?床头怎么样?”——必须得随身挂着听到没有!




 




“随你开心。”他笑着揉上女孩的脑袋,Daisy仰着脸冲他笑,灯光映了一眼漾出满满的喜悦,看得他有些恍惚。确实太过遥远了。




 




“Ming,有时候你真的太宠我了。”女孩娇嗔道,他想笑,却被风灌了满眼,险些呛出泪来。




 




出了游乐场,他们沿着河散步。大衣搭在了女孩肩上,兔子到了他怀里。他走得极慢,仿佛循着悠扬的民谣,脚步落在拍点上,谱成了诗,又更像是哀唱。




 




“Dasiy,我们分手吧。”他说的轻描淡写,身边的人明显僵住了身子。




 




“能给我一个为什么吗?”女孩的声音柔柔弱弱的。




 




“抱歉。”他笑,扯起的嘴角有些发疼。“走吧,我送你回去。”




 




天色又深沉了些,隐隐约约飘下了些雨丝。明天就该彻底放晴了。




 




 




>>>




 




“想什么呢?”南田敲了敲他的桌子问道。




 




明诚抬眼见是南田,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没什么,我看这天色是要下雨了,你不早些回去?”




 




“那你呢?”




 




“我写完这份报告再回去。”他指了指桌子上的报告书,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南田对他的心意他也不是不知道,而对方没有明显表示他也无法拒绝,只能这么冷落着。看着南田走远的背影他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已经是微博事件的第二天,明诚早上爬起来刷微博的时候还看到首页上飘着的信息。该微博目前累计转发已达五万,还上了热搜,而萌萌站起来这个营销号可能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一夜涨了几万粉,真是人心叵测。




 




所幸的是,他没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过自己的照片,在网络上认识的人也少,也就还没有人来打扰过他。可能是明楼也不怎么刷微博,他俩人火是火了,但除了这两张照片外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这也让想拿他们炒作的人没了新的料可谈。




 




虽说明诚昨天近乎荒唐的觉得自己恋爱了,但他也得过着正常的生活,每天上课下课吃饭睡觉,然后等着下一节历史选修课。明诚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能偶遇明楼的机会,毕竟他主修的是经济,而明楼则是历史系教授,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学科连教学楼都不是一栋,也就只有两节选修能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两节课,九十分钟,一礼拜只有这么九十分钟,或许这感觉也只是一时冲动。




 




大约过了一节课的时间,他听着铃声收拾了东西,拿了伞出了门。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他刚刚认为不太可能见到的明楼戳在那里,望着越来越猛的雨势出神。他猛地停住了脚步。




 




明楼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修身的裁剪衬得原本清瘦的人更加高挑。他不由得多站了一会儿,视线从优雅的脖颈滑到被布料包裹的背部轮廓,在让腰带掐出的腰身上停留。直到男人迈开步子,似乎下定决心冒雨前行,才出声打断。




 




“明教授。”




 




“明同学……明诚?”明楼停下了步子,回过身便见挺拔的青年笑得不见了眼睛。




 




“一起走吧。”扬了扬手中的雨伞,他快步走上去和男人并肩。“雨越下越大了。”




 




“我去停车场,你顺路吗?”




 




“先生去哪儿我送先生去就好了。”他不假思索道,说完看明楼皱起了眉头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僭越。他蓦地想起在自己面前的南田,那个平日里冷静沉稳作风凌厉的姑娘在他面前总是蒙逼的样子,几乎咧到耳根的嘴角不禁僵了僵。“正好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他连忙补了一句,看着明楼满腹狐疑地眼神只得配上傻乎乎的笑容,想着赶快糊弄过去。




 




“走吧,停车场也近,你去哪我开车送你。”明楼见他尴尬,也没有为难下去。




 




“那拜托明教授了。”




 




“倒是会顺竿爬。”明楼笑骂到,眼睛弯得煞是好看。




 




在看到明楼掏出车钥匙的那一瞬间明诚内心是崩溃的,就是那种饼干摔在地上还被碾了两脚的那种程度的碎成渣。




 




他暗恋的,英俊的,年长的,博学的,历史系的明大教授的车钥匙上挂着一只粉红色的小兔子,圆滚滚的粉红色的小兔子。而且明大教授在发动了车之后还下意识的捏了捏兔子,露出个让他有些肉麻的温暖笑容。




 




“送你去哪儿?”




 




他偏着头看过去,像是受兔子的影响明楼硬朗的脸都显得可爱起来。




 




“车站就好。”




 




明楼听到车站有些诧异,回过头看了一眼专注于整理雨伞,生怕弄脏了他的车的青年,轻笑着摇了摇头,也是自己想多了。毕竟是师生,明诚又怎么好意思让他送他回家。看着明诚这般拘谨,他心里反倒觉得这大男孩愈发可爱了。




 




真不愧是跟我一个姓的孩子。想到这儿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便叫了明诚一声:“伞放在旁边就好,没关系的。”




 




明诚扬起脸冲他一笑,“知道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雨小了些,风卷着泥土的气息打在他脸上,柔和了他的眼眸。




 




明诚在明楼开车的时候悄悄的侧眼瞧着他的明教授,眼睛从脖颈爬到眉梢,看着一点点雨水打在明楼的肩上,印出一点湿润的痕迹。外面的雨打在玻璃上,雨刷就不断地擦去,时间在这雨声下似乎也变慢了,也似乎变得更快。




 




明诚下车关门时有些不舍,刻意关的慢了些,却正好听明楼接了个电话。然后是一声怒吼。




“什么?!你要回国?!”




 




-TBC-




 




下章预告:




 




   一枝花吊打萌萌未遂,郭骑云勇闯马蜂窝

   谈人生微信显神通,论道理微博见真情

   热搜:名校师生露奸情?!竟是同性恋!

   探索:何为战友情,何为兄弟爱? 




 





评论(31)
热度(129)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