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伪装者/似是故人来( 五)/AU/乱炖/主诚楼

乱炖 AU 主诚楼


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吒!


第五章并没有难产你们看!




感谢一直以来追更新的小伙伴们PvP


默默求评论投喂!




和 @好大一头北极熊 的联文,我们轮流更。


作者有许多奇奇怪怪并且非常冷(具有年代感)的梗_(:3」∠)_看不懂可以来问【。




似是故人来/诚楼




肉爪脸蛋/BY

 

明楼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啃包子一遍摆弄着手里的饭卡。这饭卡是他早上在食堂捡的,横在了他奔向包子的路上,他原本打算直接送到食堂经理那儿,但在瞄了一眼饭卡之后改变了主意。


 


饭卡上明诚咧嘴笑着,看起来愣是有几分傻气。明楼看久了倒是把自己看笑了,证件照和真人真是差的太多,这又黑又傻的样子,再搭上后面的大红布景,活脱脱一个二愣子。不过,这人脸怎么就这么小呢,明大教授在心里嘀咕,默默瞟了一眼自己的工作证,他的脸几乎填满了一寸照片的地方,明楼几分不满的哼了一声,脸小了不起,头大还聪明呢,更何况还是他自己看起来比较帅。


 


“请进。”三声敲门声结束,他话音未落,来人就到了跟前。


 


“明老师”朱徽茵将文件夹放在他桌上“下个月的公开课我做了几个选题,您看看?”


 


他嗯了一声,抬头见女孩笑得玩味,顺着目光看过去正是明诚的学生卡。“食堂捡的,你认识?”他问,心里奇怪,怎么最近学校小姑娘见他都捂着嘴偷偷笑,明台和曼春也是分外不正常,现在连一向正经的朱徽茵也是。


 


“不认识。”朱徽茵忍笑道。明诚啊明诚,看来我让你请我早餐你还真是只赚不赔。这家伙还真是命好,丢个饭卡都能赶上这事儿。


 


明楼皱了皱眉头,虽说起疑但也无从问起。


 


“选题我下午看,你先回去吧。”


 


“好,”朱徽茵应到,临走之前冲他微微一笑“据说是经济系的系草呢。”


 


“嗯?”


 


“明老师再见。”


 


这姑娘,怕不是误会了什么。明楼一时有些头疼,昨天汪曼春暗示明台喜欢他让他心里一惊,今天他的学生又是误以为他和明诚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的年轻人啊。明楼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说明台的事他也不是没有察觉,但也没想到连汪曼春都会这么以为。不过,话说回来,那孩子确实太缠他了。明镜从小到大把明台宠得不像样,他这个当大哥虽说会教训几句,但总得来说还是当心头肉疼着的,谁知那孩子却滋生了这样的念想。明台去巴黎念书是大姐一手安排的,他虽没说,心里是赞同的。也该放明台出去见识见识了,让他离了自己和明镜的庇护对他来说总归是有好处的。读了半年说是交了个女朋友的时候他还暗自松了一口气,可这次说分手了闹着要回来,字里行间他捕捉到什么,令他心里一紧,却也找不到理由劝阻。


 


明台终究是长大了,变得果断坚定。一字一句像是冲他撒娇却也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意味。回国这事,他确实是通知他的,不是请求允许,不是征求意见,是实实在在的先斩后奏不容否定。


 


弟弟成长了,当大哥的,他本该高兴,却不知怎得生出一丝愁绪来。


 


明楼摇了摇头,旁边的手机屏幕一亮,他看了一眼,垃圾短信,打开手机拉黑了电话,再扫了一眼时间。简单收拾了东西,再将明诚的饭卡揣进口袋里,便出门上课去了。


 


>>> 


郭骑云站在王天风的办公室里,万念俱灰。


 


虽说他昨天是喝醉了,是心里开心,是无聊翻到王天风的微信,更是点开,打了几句话。可他就没想到他怎么就胆子大了,肥了,还去调戏他老师。结果今天王天风就一大早把他叫了过来,他进门看见王天风穿着白大褂,戴着个蓝口罩,正一门心思在显微镜下摆弄样本,张了张嘴,也只敢说句老师。


 


王天风眼睛没离开显微镜,只是嗯了一声,偏偏头让他去一边呆着。郭骑云也不敢坐,就跑到离着王天风远一点的地方,眼睛盯着脚尖,心里七上八下。


 


过了几分钟,王天风的观察也告一段落,一撤椅子,就发出一阵声响,郭骑云抬起头,正好看到王天风的头转过来。一双眼睛盯着他看,毒蜂的凝视,郭骑云暗地里打了个寒颤。


 


王天风一拉口罩,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似乎带上了一点笑容,郭骑云心里大骇,面上却不动声色。王天风手一挥,“坐。”


 


郭骑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王天风靠在桌子旁,低着头脱手上的橡胶手套,眼神偶尔向他这里一撇。郭骑云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眼睛凝视着眼前的空气。


 


“听说你交了女朋友?”


 


郭骑云也没想到王天风的消息如此灵通,这下被问的一愣,当下就回了一声是。


 


“我也想找,要不,你帮帮我?”


 


“好……好啊,咱们要不要计划一下?”


 


“不用,计划名字我都想好了。”


 


“叫什么……?”


 


王天风严肃的说。


 


“风云计划。”


 


郭骑云傻眼了。


 


“雄霸天下?”


 


>>> 


 


阿诚站在食堂门口,心情忐忑。


 


早上帮朱徽茵买早饭的时候走得急了,没想到掉了饭卡,正打开手机打算讹朱徽茵一顿的时候就看见了明楼的微信。


 


他捧着手机犹豫了半天最终小心翼翼回了四个字:好的,谢谢。


 


等等,这不就是个约会嘛!明诚一拍大腿看着发出去的信息追悔莫及。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也不敢用撤回,只能在心里暗自懊悔:“好的谢谢”,明诚你还能更怂一点吗。


 


他大老远便看见明楼朝食堂走来,万年风衣明教授今天穿了件皮衣,V领T恤上还挂了个墨镜,让他有些不敢置信,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明楼已经架着大长腿迈到了他跟前。


 


“明诚同学。”


 


“老师。”


 


明楼笑吟吟地将饭卡递给他: “明诚,你认识朱徽茵吗?”


 


“啊?认识。我们是朋友。”他一时没过大脑脱口而出,说完了才发觉这问题好生奇怪:“有什么问题吗?”


 


“随口问问。”明楼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走吧,一起去食堂吃饭。”


 


 


 


>>> 


 


 


 


郭骑云坐在食堂中的椅子上,面前摆着王天风请他吃的饭,心里正在打着小算盘。郭骑云眼睛瞧着窗口处的王天风,想着等王天风回来再推脱几句。


 


王天风走过来,端了一碗汤放在他面前,碰到桌子一声闷响,碗中的汤溢到边沿,郭骑云把话又咽了回去。


 


“我分析过了。”


 


王天风坐在椅子上,双手摩挲着,表情像是每次给学生讲课一样严肃,“毒蛇一般中午在食堂吃饭,前提是他有课的情况下。而他打的菜经常是重复的,也就是说在特定几家出没。偶尔带走回办公室,这是个不确定的事件。今天他课多,应该来食堂吃,也就是说,我们阻截他,并与他对话的可能性很大。”


 


郭骑云开动脑筋,“我一会儿去他常去的店蹲守?”


 


王天风摇了摇头,眼神却露出几分赞赏。郭骑云心里忽然有点高兴,比他作业交上去,王天风给他写个继续努力的评语还要高兴。


 


“不用,我想,他一会儿就要到了。”


 


“老师。”郭骑云喝了一口汤,内心激荡,“什么时候您给我说说,您和毒蛇的过去?”


 


“我和他……”


 


王天风摸了摸胡子,忽然陷入沉思。“只不过是流年似水,只道是故人罢了。”


 


郭骑云似懂非懂,又觉得王天风这个逼装的实在是可以,心里更是愈加期待。


 


“那么,我的任务是?”


 


“看到毒蛇,然后拉住他!”


 


郭骑云一抬头,正好看到明楼就在不远处,正起身,旁边似乎还坐着一个人。他没管这么多,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明楼注意到他,往后退了一步。旁边那个人就站起身,挡在了明楼面前。


 


“郭骑云,你干嘛?”


 


郭骑云一愣,下意识往回头看,王天风保持着站立起身的状态,眉头紧锁。


 


“你认识明诚?”“明诚,你怎么在这?”


 


王天风和他同时说道。


 


 


>>> 


 


郭骑云冲上来的时候他没多想就挡在了明楼的面前,定睛一看发现是郭骑云他大脑一时转不过来。而对方显然也是一脸的惊恐。


 


“王天风,用这种方式请人吃饭也太不礼貌了些。”倒是明楼走上前来,轻轻拍了拍他横在明楼和骑云之间的手臂。他放下手臂,明楼倒也没看郭骑云,直接走向郭骑云身后那个人。这大概就是王天风了?明诚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就是那个生物科学有名的毒蜂吧。看来这回双毒见面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不过校园传说虽多,但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没有一个确切的版本,甚至明楼就是双毒中的毒蛇这一点大多数学生都不曾得知。下次一定要找郭骑云问问清楚这两个人的关系,不过看着王天风看明楼的眼神,怎么说都有点不对。恶狠狠中还带着点……暧昧?反而观之对方盯着他的眼神就只剩下凶狠了,看得他生出一丝凉意。


 


“明教授好大排场,吃个饭都有外院学生跟着。”


 


王天风瞟了他一眼,转而走近明楼似笑非笑道。


 


“比不上王教授,整天都有这个小跟班跟着。”


 


明楼毫不示弱,目光扫过郭骑云露出个嫌弃的眼神,然后更是把郭骑云想要辩解的话瞪了回去。


 


“可是碍着明教授了?”


 


“那倒没有,就是觉得这么个跟班怕是砸了王教授的招牌。”


 


王天风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些,明楼脸上则是阴晴不定。看得他和郭骑云都有些心虚,交换了一下眼神还是觉得不要插嘴为好,毕竟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引火烧身了。


 


“确实比不上明诚这个经济系的高才生了,你倒是好眼光。”


 


明楼眼底闪过一瞬讶异,对上王天风的目光,挂上个笑容。


 


“再不去吃饭怕是要再吃牛肉罐头了。”


 


明诚感到身边的郭骑云听到牛肉罐头这几个字整个人都抖了一抖,他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目光,郭骑云摇摇头,他便继续把目光收回到这两个人身上。


 


王天风几乎要将青筋爆出,明楼也咬紧了牙关,两个人就这样瞪着彼此。他仿佛感受到了一场刀光剑影的厮杀,势均力敌,胜负难料。要是搁在电视剧里他怕是都要拍手叫一声精彩,而现在他也只能和郭骑云一样默默看着这场闹剧。


 


“肉嘛,还是要新鲜些好,是不是?”王天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


 


他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见明楼猛地变了脸色。


 


“你混帐!”


 


“你混帐!”


眼看两个人就要打起来,明诚给郭骑云使了个眼色连忙上去拉人。


 


“你们俩能不能有个老师样!”郭骑云一脸无奈,被王天风看了一眼又默默低下了头。


 


“郭骑云!把你这个疯子老师拉好了别让他出来撒疯!”明楼罕有的气急败坏。


 


“我老师才不是疯子!你这个毒蟒!”


 


“说什么呢!”明诚心里一急跟着呛了起来。


 


“我们走!”明楼没给王天风说话的机会,拉着他大步走出了食堂。


 


>>> 


 


跟明诚告别之后明楼回到办公室开始翻阅朱徽茵送来的公开课选题,翻了两页想到了什么停了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


 


没过多久,就听见咚咚咚地敲门声。


 


“请进。”


 


朱徽茵走进来的时候带着些不安,因而步子也慢了些。 “老师。”


 


“坐。”他拉了把椅子,看着女孩坐下。“你知道我要问什么吧?”


 


朱徽茵默默点了点头,想起刚刚和明诚打的电话不禁绞起了眉头。就应该早些打好招呼,不然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啊,战友情啊。


 


“关于我和明诚,有什么传言吗?”明楼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敲得她一阵心虚。


 


“传言?”她打量着明楼的脸色,揣测着明楼了解了多少,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能有什么传言。”


 


“你刚才说知道我要问什么,你以为的是什么?”明楼话锋一转,停了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她。


 


“我没有告诉您我认识明诚是因为……他一直很……仰慕您。”朱徽茵暗暗攥紧了右手。“他希望可以将历史作为自己的第二专业。”


 


“哦?”明楼似笑非笑地看向她:“因为你的关系吗?”


 


在这九月份秋高气爽的天气,朱徽茵感觉自己脸上的汗都快滴下来了。明楼正勾着嘴角看着她,眼睛里的笑意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她招惹谁不好招惹上这个老狐狸啊,在明楼面前作妖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字,死。


 


“可能……是吧。他一直很喜欢历史就是了。”


 


如坐针毡。


 


“好了,紧张什么。”明楼温和的笑笑。


 


传言八成是有了,不过看来直接从朱徽茵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他这个学生一向谨慎细微,沉稳可靠,他还是知道的,要不是为此他也不会这么喜欢这个学生。


 


不过,打探一下还是可以的。


 


“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研究生在带。”他顿了顿,看着朱徽茵脸上涌上了一丝愧疚。 “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你们学生之间有学生的圈子。”


 


“老师,您不用说了。”朱徽茵抬起眼看向他:“微博上有个营销号叫萌萌站起来。”


 


言尽于此,真不愧是自己的学生。明楼颇感欣慰的笑了笑。


 


朱徽茵也跟着他笑了起来,与其让明楼从别人那儿得知传的乱七八糟的言论不如让他自己看看发生了什么,她原本也没指望能有什么事瞒得过明楼。况且面对明楼面带失望甚至有些懊丧地冲她说那些话,她也真的是怕再听下去会一股脑都给明楼交代了。


 


“明诚是确实想把历史当作第二专业的。”临走之前她还是补了一句,说得自己都心虚。


 


 


 


>>>


 


明诚窝在宿舍里,摊开笔记本对着纸面发呆,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可他脑子里还在想中午发生的事情。从下午想到晚上,连课都上的都有些恍惚。


 


明楼、王天风、汪曼春,还有明楼的弟弟明台,明诚在本子上勾勾画画,总觉得这几个人的关系有些奇妙,再加上他自己,那就更奇妙了。


 


忽然手机一阵响,他拿过来一看,一条新消息。


 


生物科技郭骑云:


明诚,我,郭骑云,我想找你谈谈。


 


明诚一笑,正好,他也想找郭骑云聊聊。他回,‘好,在那,几点?’


 


生物科技郭骑云:


就现在,我在宿门口,你下楼就能看见我。


 


明诚跑到阳台一看,郭骑云穿着个外套就在楼下戳着,一头短毛甚是扎眼。明诚套了件衣服,想了想,拿了一瓶矿泉水,跟舍友打了个招呼就跑下楼,出了门口一抬头就看到郭骑云。郭骑云和他对视,两个人都尴尬的笑了笑。


 


“中午的事……后来你那边如何了。”


 


明诚和郭骑云并肩走着,在沉默的走出宿舍大门后,还是明诚先开口了。


 


“还能怎么样。”郭骑云叹了口气,“老师把我拎回去了呗,然后训了我一通。”


 


“我也差不多。”


 


明诚想起明楼当时拉着他走出食堂,两手相握的感觉让他有些恍然。


 


“出了食堂后就分开了,之后我照常回去上课,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听上去你倒是挺期待发生点什么的啊?”


 


明诚笑笑没有回话,拉着郭骑云到路边的一个长椅坐了下来。


 


“你这次出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郭骑云身子往后靠,眼睛瞧着他,“自然是老师的事。”


 


“其实我也话想问你——”明诚看着郭骑云,郭骑云一副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的表情。


 


“是我老师的事情吧,那你就问对人了。”


 


郭骑云忽然义愤填膺,一拍大腿,“我今天就问了老师这件事,老师他竟然告诉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就得找你。”


 


明诚把矿泉水递给郭骑云,郭骑云受用的接过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那我就跟你说说,双毒从前的故事……”




-TBC-




下章预告:


那时我们年少,斜阳将校园环绕,两道身影,同样回忆。如今今非昔比,你我还是相同的故人吗?


不是了。不再是了。你不再是,我的小飞象。




喜闻乐见明教授失态,皆大欢喜学生诚救美




郭骑云:我仿佛是蒙逼的





评论(15)
热度(115)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