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宠爱/诚楼(充满了恋爱的酸腐气)

总裁诚x教授明【可能是似是故人来的番外哦然而作者们并不知道能不能写到完结

打出这个标题我自己都笑出来了

所谓OOC的极致,然而我不管,我就是开心


//正文

 

明楼做完报告回家就看见明诚躺在沙发上装死。

明诚整人仰躺在沙发上,长手长脚的在沙发上舒展着,肚子上还趴了只大白熊看得他不禁勾了嘴角。

“小楼儿”明诚捏着嗓子叫他。

他没搭理,将公文包放到玄关之后,就直直走向了卧室。

“小楼儿”沙发上的人又哼唧了一声:“来给爷捏捏腿。”还捏腿,你要不是喝高了我就打断你的腿,明楼想着,但也任不住那人念叨个不停,还是走了过去。

没理会明诚的哀嚎,把人往里挤了挤就坐下,伸手捞了茶几上的葡萄塞进嘴里。

“没喝高啊你。”明楼白了他一眼。

“怎么,我调戏自家媳妇儿还得等喝高了?”明诚蜷起腿,支起身子往人那边挪了挪。

“胆肥了你,乱叫什么呢。”

明楼踹了他一脚,又被他蹭了上来,爪子在葡萄盘子里漫不经心的扒拉着。“我在外面跑了小半个月了,这才得空回家,大教授就这么对我啊。”

“把你赶出去就开心了?”明楼拍掉了那只在盘子里乱扑腾的手,又拉过大白熊垫在腰后面,这才舒舒服服的靠下了。 “来,给爷捏捏腿。”

“得勒!”

明楼舒服的眯了眼,明诚则一脸狗腿。

“这次休几天假?”明楼剥好一颗葡萄喂给他。

“也不算休假,明天下午的飞机。”

“去哪儿?上海?”

“北京啦,我不是把每个星期的行程计划都发给你了吗?”

“谁会看那玩意。”明楼嘟囔了一声,把果盘塞到他手里,看着他笑盈盈的脸也是软了语气。“怎么不知道多休息几天。刚回来又往出跑。”

明诚见他这样笑得更欢了些,将果盘放到茶几上腾出手来握住他的手:“挣钱养我们小楼儿啊。”

“行行行,你别膈应我。”明楼一脸的无奈,上次带他见明镜,被自家大姐一句小楼儿差点没震得跪在地上。回来之后明诚这膈应死人不偿命的称呼也是不离嘴,他愣是拿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宠坏了的人也是得自己受着。

“我下个星期三回来。”

明楼嗯了一声,就着他揽在肩上的手臂轻轻靠了下去。

“我明天开车送你。”

明诚偏过头蹭上明楼的脸。“又长肉啦。”话音未落,明楼就朝他肚子上给了一肘子,“疼!”他笑着叫唤。“疼就忍着。”他嬉皮笑脸的蹭上去,惹得那人差点绷不住脸。“不行,要亲亲。”

“我说你越活越回去了啊。”话虽这么说,还是伸手揽着这个人的脖颈,将人拉入到一个亲吻里。

“最近辛苦了。”

明诚和他额头相抵,眼中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将他淹没。

舟车劳顿,行程奔波,加上要处理的事太多。他不是不烦恼,却也总是要抽空回家一趟,看到那人的笑,便觉得一切都还好。

他记得早些日子嘲笑过徽茵傻气,没想到现在落了自己身上,也是一样。

都是玲珑剔透的人,很多事看得透亮,拿捏得恰当。千言万语不曾说,却都是懂得。

“不过你转话题真是越来越生硬了。”

“这不是和你。”他随口接了一句,明楼有些玩味的看着他,他一时有些头疼。“是明教授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我虽然不喜欢商场上的事情,不代表你不能和我说。”明楼盯着他的眼睛:“我总是不需要你护着的。”

明诚哑然,他如何不清楚明楼城府,只是总想着能护着就护着。

毕竟,想靠着他的人太多,想护着他的,怕只剩自己了。

“你倒是越来越硌人了。”明楼嘟囔一声,挪了挪身子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些。“怎么都养不胖。”

他心里笑,这话题转的也是不走心啊。

“还是吃肉吃的少。”他盯上明楼的脸。“你说呢?”

“我们换个话题……”

“不换!”

“你要干什么!”

“别动让我抱着睡会。”

……

“阿诚。”

“嗯?”

“睡吧。”

-Fin-


就是这么一个连脑洞都算不上的东西

深夜放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就是有病,OOC得我好开心啊!谈恋爱的人就是没有脑子的你们信我!


评论(18)
热度(110)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