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浪漫/诚楼

浪漫是什么,

然后他笑出了声。

——————

浪漫系列第一篇

第二篇 欢愉

第三篇 偷

第四篇 纵容

第五篇 辛

第六篇 荣光


浪漫




男人极少哭,黑白分明的眼睛泛着泪光,弯着嘴角一笑眼泪就溢了出来。一颗一颗沿着脸颊滚落下来和雨水混合在一起。

哭什么。

高兴。

明诚将雨伞换了只手,大部分给了明楼那边,雨水蹭着他的肩头,旋转弹跳。

明楼也笑了,笑容浅浅,却是衷心。

雨幕重重,街道空旷,两人放慢了步调,节拍器在心中打着迷人旋律。

明诚想起子弹穿过身体的感受。

左肩,右臂,腰腹,小腿。遍布的军功章像是至上而下细细的爱抚,发狠撕咬亲吻然后留下烙印。
疼痛,撕扯,恐惧,和不合时宜的喜悦。阳光照耀在头上的喜悦。

雨水敲在黑色绸缎的伞面上,弹跳起一个漂亮的雨花,再顺着伞沿滴落在明楼耳侧,将将错过肩膀打在了地上。

明楼侧过头,明诚扬着嘴唇微笑,光线攀摩着他的侧脸,他的下颚,他的脖颈,然后躲藏在领子里。

明楼从那人唇间抽出香烟的时候,明诚也是这样笑,眼睛隐没在阴影里闪着愉悦。然后阴影移动,错落在他脸上。尼古丁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头,又像是一丝不苟的探索,将气息悉数吞入,换得个满足的叹息。

寂静在空气里蔓延,呼出的白雾被雨水打散又聚拢。明诚停了步子,视线所及店铺的门面已经很旧了,铁杆撑起的帆布摇摇欲坠,褪了颜色的招牌只能大概看出字体的形状。他扭过身子看向明楼,明楼已经伸出双手,吱呀一声推开了木门。

老板,两斤核桃酥。

好嘞。

袋子挂在手腕上,明楼举着伞巴巴看着他。找了一块大点的塞了过去,又被那人盯着拿起一小块放进嘴里,这才得以继续前行。

他一向不爱吃甜食。

甜味在口中化开,糖分粘上他的舌头,刺激着味蕾。

彼之蜜糖。

他看了一眼明楼眼里嘴角都抑不住的笑,也舒展了皱起的眉头。

擦净了手上的残渣,他伸出手,握住伞柄。

我来吧。

阴冷的天气会让身上的旧伤隐隐作疼,明楼拳了拳手,手腕的伤甚至让他无法长时间担负雨伞的重量。他目光所及,身侧的人西装革履站的笔挺,木质的伞柄被稳稳的握在骨节分明的手中,遮蔽着风雨。

路很长,七拐八拐的,柏油路石板路好走,泥泞的土路却也少不了要走,倒也没人在意昂贵的皮鞋上溅了多少污渍又或者裤脚上过分密集的泥点。

他们穿梭在雨幕中,并肩前行。

转过弯是条小巷,青石板一块块铺在地上,被水冲得干净,闪着光,圆润可爱。

把伞收了吧。

明诚应了一声,还是等雨再小了些才将伞收在身侧。

温暖的手掌握住他空出的——因为长时间打伞冷得有些割人的手。

明楼蹙起了眉头,又攥得紧了些。

朱漆的大门横在路前,在乌青的天空和地面中划出一道光彩来。

到了。

明诚停住脚,抖了抖手中的雨伞,细碎的水珠落了一地。

到家了。



---

猜猜开头哭的是谁PvP

评论(26)
热度(73)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