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偷/诚楼

浪漫系列第三篇

第一篇 浪漫

第二篇 欢愉

第四篇 纵容

第五篇 辛

第六篇 荣光


肉…沫都算不上。

偷//

偷不如偷不着。

明楼骂他不解风情,他也不回答,眼睛隐藏在阴影里,看不出表情。惬意的寂静弥漫在空气中,然后空气振动,绽开一个嗤笑。

“得了吧。”

声音粘连,慵懒中带着不可言喻的满足。

明楼挑眉,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攀着他的下颚贴在他的脸侧,熟悉的温度让他不忍错开。

“到底是谁不解风情,嗯?”

明诚见明楼咬牙切齿的样子强忍着笑,刚刚那人溜进来偷亲他被抓了包也是这一副要炸毛的样子,煞是可爱。

“小兔崽子。”

“跟谁学谁。”

画面重叠在明楼的脑海里,那个午后的天气清爽的如同书中描述,天高云淡,风卷着草木的气息拍打着他的脸。恍若隔世。

明诚那时候笑的开朗,他们漫步在大学的校园里,初入学园的青年兴高采烈的向他讲新奇的见闻,年轻的脸上张扬着喜悦。

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说到为人处事之道,他故作嫌弃笑骂那人少年老成。

跟谁学谁,明诚那时候也这样回他,弯着眉眼,语气里带着没由来的骄傲。他也跟着笑开了,伸出手想要揉上青年的头,手臂抬到半空才惊觉阿诚几乎要比他高了。

他的手被拉住放在一个臂弯里,然后是一个仿若错觉的亲吻落在他的脸颊上。

像现在这样,让他来不及避开。

“我倒不希望你像我。”他叹了口气,将明诚已经滑到自己领口的手抓住。

一个抚慰性质的亲吻落在明诚手背上。

带着两人温度的手指收紧了力道,衣料摩擦的声音在黑夜里清晰可辨。他在生气,明楼清楚的知道。

“不是现在。”

压低了的声音在耳边缓慢炸开,半分威胁,半分祈求。

明楼缴械。

没有人曾在意明诚有一副多么迷人的嗓音,旋律混入他的血脉,声带振动,唇齿开合,然后一击即中。他肆意的变换着语气和音色,随心所欲。放好奶酪,诱人深陷。

明楼深知,而理智依旧溃不成军。

明诚微凉的鼻尖蹭着他的锁骨,柔软的碎发抚在他的肩窝上随着呼吸起伏。

“停止思考。”

明诚皱着眉,在亲吻的间隙呢喃。明楼插在他发间的手有了轻微的停顿,然后是不合时宜的轻笑。

他是该停止思考的,至少不该笑。

舌尖划过胸前的褶皱,轻咬舔舐,描绘攀模着美好的形状。手指恶意的堵住喘息,描摹着熟悉的唇线。

明楼放松身子,紧贴着温暖的源泉,然后伸出手,颤抖着引导着明诚的手指。

蜷起身子,无声尖叫。

犬齿在脖颈边上摩挲的感觉撩拨着明诚的神经,军事训练告诉他如何面对危险,而关于情欲,他无师自通。

轻拢慢撚抹复挑。

十指相叠,手腕深深浅浅撞击在枕头上。明楼的唇瓣中吞吐着喘息,夹杂着他的名字,伴随着呼吸打在他的颈侧。

相视而笑。

他跌落在明楼的怀抱里,咬上泛红的耳垂,艰难地平稳呼吸:“求你。”

没有回答,而他过了不依不饶的年纪。

草香弥漫,红酒在高脚杯里流光溢彩,带着亲吻的味道。他们肩膀相抵,悠闲的靠在树下,手指划过小臂光洁的皮肤,反复描绘无聊的情话。

他求他无所隐瞒,不依不饶,换得金丝镜框后眯起的双眼和无可奈何的应答。

明楼说好,并且保证。

明诚撑起身子,他们额头相抵,交换了一个呼吸。

然后他再次投向怀抱,沉沉睡去。


-Fin-

//
这个系列有非常多的私设,会慢慢补下去。
而且构架其实挺大的,还有时间线什么的等再写几篇之后我会整理一下。
文风也算是挺清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哦以及这个肉真的非常渣请海涵。
跟我一起念:偷不如偷不着。

评论(3)
热度(66)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