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伪装者/似是故人来(七)/AU/乱炖/主诚楼

乱炖 AU

久违的第七章  

 
和 @好大一头北极熊 的联文 我们轮流更

 
 似是故人来/诚楼

 
 
肉爪脸蛋/BY

 

金秋十月,天高云淡。

 

明诚一大早起床的时候才看到昨天晚上发出来的通知,因为下午学校活动,公开课的时间改成了上午。

 

手机没事还真不敢没电,他在心里嘀咕,又暗自庆幸多亏了多年来早起的习惯。

 

明诚走进阶梯教室的时候人已经来了大半,他扫了一圈几乎没什么好位置了,默默在心里哀叹了一句自己失策,正准备向后排走去,就被叫住了。

    

“阿诚!”他闻声望过去,朱徽茵在前排冲他招手。

 

“我这都提前了半个小时了。”明诚咋舌:“这也太夸张了。”

 

“你没看都是些小姑娘,大有没有抢到选修深感怨念的。”朱徽茵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多亏我机智给你占了座,明楼的公开课不说万人空巷那也是我们学校一大盛事。”

 

我来了这几年这不是才开第一回,明诚小声嘀咕着,却也没停下四下打量的目光。

 

神他妈全是小姑娘。明诚扶额。

 

这话明诚只是在心里说,却有人替他说了出来,他抬眼望去,梁仲春身边站了个穿着皮衣,面容姣好的女人,正一脸不屑的冲梁仲春抱怨,被梁仲春拉着摁在了座位上:“历史系本来就女生多你这个当系主任的又不是不知道,念叨什么念叨。”

 

“我们系的人我还是认识的!这帮小姑娘摆明了不是来好好听课的。”

 

“好好好,那算你给我个面子,小点声总行了吧,在学生面前这样像什么样子。”梁仲春好生劝慰着。

 

“这是谁啊?”明诚扬了扬下巴,小声问到。

 

“汪曼春,明楼他师妹,历史系系主任,汪哥。”看着明诚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补了一句:“你的头号情敌。”

 

汪曼春好不容易气鼓鼓地坐好,梁仲春便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王天风几乎是压着点进来的,两步并作一步走到梁仲春身边坐下。

“梁处长,汪老师。”

 

梁仲春乐呵呵的点了点头问了好,汪曼春瞟了王天风一眼,发出一声冷哼。

 

“这就是毒蜂?”朱徽茵凑在他耳边问。

 

明诚点了点头,目光打量着王天风。

 

王天风今天穿了一身中山装,裁剪得体,一看就是专门定制的衣服。不矮的个子立在那里就像一把刀,未曾出鞘,就有了三分肃杀之气。

 

只不过和这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没等他多想,明楼便走了进来,原本吵闹的教室有了一瞬间的安静,然后又爆炸般喧闹起来。

 

一身黑西装把明楼衬得更加挺拔,灰色呢子大衣被松松的搭在手臂上,英俊的面容上带着笑。

 

“没有座位的同学可以坐到前排来,没关系的。”明楼将大衣搭在椅背上,别上话筒,又随手扯了扯领带,站在了讲桌前。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汪曼春停止了和梁仲春细碎的争吵,王天风收回了对汪曼春充满敌意的目光,梁仲春长舒了一口气。

 

气氛美好,世界和平。

 

然后郭骑云闯了进来。

 

明楼笑得和蔼可亲让他坐下,郭骑云心里虚,看向王天风,他可敬又可爱的王老师则是毫不掩饰的咬牙切齿。

 

看着郭骑云蹭到王天风身边坐下,明诚在心里替他戳了蜡。

 

郭骑云正要开口解释,王天风向着已经开始讲课的明楼扬了扬下巴,他就噤了声。

 

明楼讲抗战,倒没有分析战争的利弊得失,战火的胶着难分。他讲民生,讲乱世里的浮沉。没有慷慨激昂,没有愤世嫉俗,也没有埋怨和愤恨。

 

诉说历史的人也正在被历史书写着。

 

“八年抗战之路,多方角逐,中原大地,硝烟弥漫。浮生百态,各色人物轮番登场,忙着在乱世中生存,争取利益。可怜的国民也在战火和苦难中挣扎着生存。

 

“每个人的前方都是一片迷雾,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步会踏向何方。生死迷局,主宰浮沉这四个字显得单薄可笑,那个时代下又有谁是真的在主宰着自己的命运,或者从一开始就走上了错误的路,自此之后遇见了错误的人,经历了错误的事,因为不自知而未曾回头。

 

“家国天下,战火燎原,战争放大了人性的光辉和黑暗。”

 

明楼合上教案:“历史,终究是人的历史。人性,才是历史长河中我们未曾观其全貌的美丽谜团。”

 

末了又感慨一声:“却总有人两头靠不得岸。”

 

底下有学生问了句:什么人呢?

 

明楼一笑:“你们都爱看谍战小说,活下来的间谍又有几个有好下场呢?”

 

王天风在下面嘀咕:“不如牺牲算了,还落得个好下场。”

 

梁仲春在一旁听了一声冷笑:“你倒是去和他说。”

 

王天风刮了梁仲春一眼:“你怎么知道他不同意。”

 

梁仲春朝着明楼方向抬了抬下巴,“就凭他这个人。”

 

王天风沉默了一下,低着头,过会儿又抬了起来,手却已经悄然攥紧。

 

讲台上明楼声音温和:“为了达到目的和换取更多人的利益,有些牺牲是必要的,但那终究是鲜活的生命,能保全还是要尽力保全。”

 

“就算有损计划的完美?”王天风的声音突兀的插进来,聚集了现场全部的视线。

 

“原本就没有完美的计划。”明楼绞起眉头,看着站起来的王天风一个头有两个大。

 

“尽可能完美。”王天风强调。

 

“王教授的意思是,我们要为一个完美的计划,去献上可能本来就不必要牺牲的生命吗?”明楼顿了顿,把握紧的手指松开,“那么,这就不叫牺牲,这叫草芥人命!”

 

“你怎么知道这是本来不必要的牺牲?” 王天风强压着怒火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嘶吼,一双眼睛紧盯着明楼:“你为了保全几个人导致计划失败才是草芥人命!”

 

十年前争吵的画面在脑海中翻滚,王天风摔门而去的面容依稀可见,明楼放在讲桌上的右手不自觉已经被攥得关节发白。

 

铃声响起,明楼艰难得缓和了语气:“已经下课了,想离开的同学可以离开了。”

 

没有人动,前排几个外校的老师和社会人士更是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明楼深吸了一口气,王天风我他妈饶不了你。

 

“这场抗战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些胜利都是拿命换来的。我终究是怕你们将人当成了棋子,把生命当成了数据。数人头数下来,敌人死的多就算是我们赚了。”明楼恢复了上课时的平稳语气,刻意避开王天风咄咄逼人的视线。

 

“你别转移话题”王天风丝毫不理会他:“如果现在需要用你弟弟的命换取胜利呢?”

 

“你这才是胡扯。”

 

“回答问题!”

 

“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明楼感觉自己有些头疼。

 

“非他不可!明楼,每个人的生命原本就有不同的重量,在其位谋其政。明楼啊明楼,你真是个懦夫,你不怕死是不是,你怕失去,你宁可自己牺牲却要强迫他人或者,你自己倒是心满意足了。”

 

“没有人能选择他人的命运!”

 

“战争选择了所有人的!”

 

王天风的眼神像刀,偏偏收拢了怒气之后,面上又是极为平静的,像个透底的寒潭。明楼扫向课堂下坐着的一群听众,在各种表情表现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汪曼春。汪曼春一副气的发抖的样子,看上去简直想要掀桌子。明楼赶紧朝旁边坐着的梁仲春使个眼色,梁仲春的手就搭上了汪曼春的肩膀,气急的人转过头,恨不得把这双放在她肩上的手掰断。

 

而剩下的学生表现又是不同的,有学生依旧在睡觉,有学生带着耳机做自己的事,有学生拿手机录下了这一切,有学生意兴阑珊,也有学生兴致勃勃的盯着看他。

 

芸芸众生,众生百相。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在安逸中安逸着。曾经的战士死了,没人知道当时熊熊燃烧的战火是怎么开始的,又将如何结束。一切都已经过去。后人只能凭着前人的记录揣测。

 

谁能知道有谁曾经精彩的活着?

 

明楼直起身,又与王天风对视。王天风就站在这一群坐着的人之中,孤身一人,眉目间的狠戾消磨在时光里,也像当初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

 

于是怒气变得沉重,复杂。

 

明楼不再沉默。

 

“战争和命运并不是相等的。战争胜利了,你可以说这是命运的选择。如果失败,就不承认这一切,就要说是命运的失败吗?与其相信命运,倒不如……”

 

“倒不如战胜他,是吧?”王天风说着说着,倒笑了,“老生常谈的东西,你总是这样。”

 

“两位老师,请先停一停好吗?”

 

忽然有人说话,不大的声音,却硬生生打断了两人的争执。明楼顺着声源看过去,一个男学生,坐在另外一个女学生旁边,这个女孩子他认识,他的学生,名字叫朱徽茵。

 

说话的人静静站了起来,短发,大眼睛,吐出的声音是字正腔圆。

 

那个人是明诚。

 

“家国之事,以国为先。王老师说的不错,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在战争这个席卷亿万人的浩劫之中,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

 

“是尽本分,忠职守,尽我所能,为祖国奉献出一切。哪怕是家庭,爱人,和生命。”

 

“但是。牺牲的可以被选择的。”

 

“为什么计划一定要完美,为什么牺牲一定要避免?没有人是该死的,也没有人的不该死的,这些只在于一个抉择,在于去抉择的人身上。”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天风转头盯着明诚,明诚只是说。

 

“我只想说。”明诚顿了顿,“如果是战争选择我们,这算是命运的话,那么明教授他就是选择命运的人。”

 

王天风看了明楼一眼,却发现明楼的眼神静静的锁在明诚身上。王天风顺着明楼的目光看明诚,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充其量算个半大的男人,身板却挺得直,单薄的身子戳在那里,不卑不亢。

 

“命运。”

 

王天风笑了笑,“这世界上只有成功或者失败。”

 

“那么只要成功不就好了。”

 

“假设有一次任务,赴死的任务,我和他都是领导者,你选择跟他还是跟我?”

 

明诚没有迟疑,“我选择跟您走。”

 

“为什么?”明楼忽然说,声音回荡在教室里,不大,传的却很广,又像是教室里原本就空无一人,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他们三个。 

 

“我选择王老师,是因为王老师能够让计划更好的实行,我希望为了国家而死。”

 

“那明楼呢?”王天风转过身,眼神落到明诚身上,明诚抬起头,正视着王天风的目光。

 

“我不选明教授,是因为我想让能够有能力操纵别人的人生,让别人活的更有意义的人活下去。”

 

明诚最后笑了,而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明楼,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

 

“必须活着的人,是你。”

 

 

>>> 

 

 

明台到安北大学的时间是早上八点。

 

十个小时的飞机,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了家把东西放了,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几乎没耽误一点时间。

 

但他还是迟到了。

 

明台走进学校的大门,一时不知道明楼的办公室该往哪里走,又想着反正是下午公开课才开始,就一个人在校园里闲逛。

 

初秋,树叶还是绿的,安北大学绿化倒是不错。天蓝,白云,小绿树,再加上期待的心情。明台掏出手机,闲的没事又点开微博来看,搜索到明楼的微博,上面竟然还提到了他,明台不由得嘿嘿一笑。

 

进教学楼,打算随意逛逛的时候,明台看到了一个慌慌张张的平头青年,看上去是像要迟到的样子,结果一时兴起就拉住他问路。问明楼的办公室怎么走,平头跟他说我一学生物工程的怎么知道历史老师办公室在哪,等等我想想应该在三层,我迟到了迟到了先走了。明台一松手,人就一溜烟跑了,再也没影。

 

明台倒没真在意,只是四周又逛逛,再把全校逛完了才回的这栋楼。明台再回这栋教学楼时已经九点半左右,上了三楼,一扇一扇的房门过去,竟然真就有标着历史系办公室的房间。明台敲了敲门,没人,再看看四周,也没人,动了动门把手,没锁,明台就偷偷摸摸的推门进去了。

 

走到办公室里,一股书卷气,窗户关着,植物长着,一排书柜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明台感觉这就是明楼在的地方,走到书柜旁,书柜的前面,靠窗的地方就有个办公桌,办公桌上有个相框。

 

明台走过去把相框拿起来,上面一张黑白照片,中间坐着个贵气的女人,旁边站着两个正装的男人,左手边的稚嫩,右手边的成熟,一样笑的开心。

 

七八年前的照片,七八十年前的感觉。弟弟拖着大哥大姐照的,一家复古的照相馆,几套复古的衣服,洗出来的几十张复古的照片。上个世纪的风情,这个世纪的人情,放到相框里再一看,又像几个从旧中国里走出来的人。

 

历史系教授明楼,头衔很适合,这套照片也很适合,那个年代也是。

 

明台手指轻轻拂过相片,蹭过那一片灰白色。这家照相馆,明台精心挑选的地方,送给明楼的礼物,他想明楼确实是很喜欢。

 

而在七八年后,现在的明楼依旧是照片上的样子,而他已经变了,变高变壮变得成熟。但明台知道,那种感情却一直没变。

 

他把相框放回桌面,却在桌子上看到了一份打印出来的复印件。上面写着公开课,开始时间在8:30。

 

明台到多媒体教室的时间是在上午十点。

 

他没有进教室,只是站在教室外,后门半开着,正好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课堂上站着几个人,他的大哥在讲台桌旁,后排的座位上有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大一小。明楼和看上去是学生的人对视,全场鸦雀无声。

 

“明诚同学,谢谢你,你先坐下吧。”

 

明楼说,明台听着明楼的声音,脚却被钉在原地。

 

明楼的脸上带着他说不清的淡淡笑容。

 

然后笑容被打破。

 

汪曼春甩开了梁仲春摁在她肩上的手,站起身子,一声冷笑:“可笑!说的跟我们真的有选择权一样,谁不是被命运推着走?先有生存之路,才有你们所谓的保家卫国,说什么选择命运,更是可笑至极。”

 

明楼看着他这个师妹,漂亮的脸上早都褪去了稚嫩,如今站在这里,已经不是亭亭玉立这样的词句可以形容,她站在那里像是没了手柄的凶器,虽然实用,但是太不可爱。

 

王天风正要开口争辩被梁仲春拽住了胳膊:“听她说。”

 

平日里混世魔王罕见的露出了认真的神色,习惯了梁仲春嬉皮笑脸的恭维王天风一时被这一声命令说得愣住了。这两三秒的间隙汪曼春已经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王天风看像讲台上那人,明楼饶有兴致地偏着头,眉头拧起又放下,最终落上一个释然的神色。

 

“我们至少应该守住一个不该做的底线。很多事情不是没有选择,而是代价太大,我们不愿意将它作为一个选项而已。”明楼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放在梁仲春身上。

 

“看来梁处长有话要说?”明楼站在讲桌前,双臂环抱。

 

梁仲春站起身,手杖叩在地上发出一声清响。

 

“倒不是有话要说。”梁仲春恢复了往日里的笑脸:“家里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了。梁某先走一步。”又偏过头压低声音冲汪曼春说到:“汪系长还是压压火气,大家理性探讨嘛。”

 

明楼点点头做出个请的手势,笑得意味不明:“请随意。”

 

“曼春,你也坐下吧。”明楼轻轻扣了扣讲台。“这些东西已经超出了本节课的范畴,非常感谢大家的热情和分享。人物的功过对错,历史的真实性原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关于这些讨论,甚至我上课做出的一些探讨,孰是孰非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们更多的时候要做的是珍惜并且享受思维的碰撞。

 

“谢谢大家!下课!”

 

明台看着明楼深深鞠了一躬,走到书桌后面收拾东西,抬脚准备上前时,又带了几分犹豫。正好遇上刚刚那个被他大哥称为明诚的少年走出教室,和他打了个面照。他略一思索,迈步向前。

 

“大哥!有没有想我呀!”

 

刻意抬高的语调引得稍微比他年长的男生侧目,明台笑得阳光明媚。


tbc


下章预告:

没有下章预告


#抱歉拖了这么久 

和爪子写完这章也是心情复杂

可能不是很精彩

希望喜欢

 
 
 


 
 
 


 
 
 


 
 
 


 
 
 


评论(29)
热度(109)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