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扮演游戏(完)/诚楼

*不开心,想写污

把之前那个删了,因为也不长,所以就不分上下了。
我也没想到我会把这个神他妈东西写完。
这不是肉,真的。
可能不好吃,真的。
最后还是回归了谈恋爱的人惯例虐狗。


扮演游戏

明楼的腰弯出个完美的弧度,贴身的西装裤包裹着饱满的臀部,皮带扣得妥帖。

拉开瓶塞的动作娴熟,噗的一声像是个巧妙的隐喻。

“先生。”

三分气声吹入明诚的耳朵。

“过来吧。”

腰板挺直,拉平衬衫的褶皱,似乎是当心洒了手中的红酒,步子缓慢。

明诚向后靠去,压得皮椅嘎吱一声响。

明楼白了他一眼,靠坐在檀木的书桌上,正对着明诚。双腿打开,踩在椅子扶手上,然后倾身下去,和他接吻。

舌头一点一点划过上唇,缓缓深入,在唇齿间流连。带着体温的红酒被悉数灌入,香味弥漫。明楼发出一个不满的呢喃,抬手拉着明诚向前加深这个吻,舌尖相勾,唾液粘连。

明诚咬住了他的舌头。

椅子挪动发出呲啦的声音,然后肌肤相贴。

“操。”

明楼没有克制,随意地谩骂出声。明诚微笑,膝盖抵在明楼两腿之间,慢慢加重力道。

“操什么?”

明诚拉住明楼伸向皮带的手,轻轻一带,明楼顺势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性器相撞。

“操你。”明楼攀上他的肩背,手指隔着衣料轻轻摩挲。

“哦?”明诚挑眉,轻轻抬了抬腿压上明楼胯下那团,换得一声低呼。“你打算怎么操我?”

明楼不说话,仰着脖子去扯自己的领带,优雅从容的动作被带上轻微的喘息也显得急不可耐。

坏心眼的舔上形状漂亮的喉结,明诚双手固定住明楼的腰肢防止他掉落。

“怎么不说话了?”明诚咬住小巧的耳垂,身体前倾,衣料摩擦。

明楼的手指潜进了明诚衬衫下面,划过腰窝贴上光洁的脊背。

明诚的身体令他沉迷,异于女性的柔软细腻,结实平滑的小腹,精致的锁骨,腰胯上薄薄的肌肉,以及肋骨处不易觉察的凹陷都让他迷醉。他熟悉它们,甚于自己的身体。

每一次抚摸都是绵延的亲吻,颤抖着的触碰,温柔的喘息。

明诚微微前倾,一只手抵在书桌上,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

明楼专心致志的解着他的西装。外套的口子,马甲的扣子,衬衫的扣子。耐心一点点被消磨殆尽。

“急什么?”明诚嗤笑,挽过明楼垂在眼前的碎发,仔仔细细别在耳后,然后捧起他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是,先生。”

明楼眉眼低垂,带着不同常时的温顺。明诚浅笑,端起酒杯靠在椅背上。然后张开双唇,让贴上来的明楼主导这个吻。

明楼吻到动情,无意识的抬起腰胯蹭向明诚,被骨节分明的双手扣住了臀部。

“别乱动,我可不是柳下惠。”

明楼被限制了动作,双手按在明诚的肩上,恶狠狠地瞪过去,又因为酒气迷了眼,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

“谁让你当柳下惠了。”

明楼话说了一半,被明诚一口酒呛了回去。

“那我也不能当西门庆啊。”

明诚在他屁股上拧了一下,感受到明楼前端的鼓起,一双桃花眼勾了笑意。

明楼憋着一口气,手指下滑去够明诚的皮带,屁股上的手松了一只,他一个中心不稳向后仰去,下意识的拽上了明诚的衣服,然后被抄住了腰。

“让你别乱动。”

明诚的手伸进衬衫,捏了捏明楼腰间的赘肉:“我接不住你怎么办。”他一边说一边咬开明楼的领带。

明楼猛的发力,将明诚从椅子上带起来,半躺在书桌上。明诚一时没防备,连忙伸了手护住那人的后脑勺。

“你当心。”他另一只手支在明楼的耳侧,艰难地撑起身子。“没磕到吧?”

明楼没回答,长腿缠上他的腰侧,然后呻吟出声:“阿诚。”

别是憋坏了,明诚有些心虚,身下的人浅浅的喘息着,身子不安分的往他身上凑。

他伸直手臂,让两人之间填入空气。

明楼对于热源的离去感到几分不满,伸出手想要将明诚拉下来,被明诚攥住了放到唇边。

明楼的手烧的滚烫。

脸上的潮红更是一路燃到了胸口,明诚狠狠的咬了咬牙。

“不可以。”他牵过那只手,从指尖细细吻了去,然后抬起身子,也把那人拉起来。“我答应过你。”

“我后悔了。”明楼看起来被情欲烧了脑袋,凌乱着头发红着眼往他怀里送。

明诚看着这样的明楼差点儿咬了舌头,暂时没了阻拦的动作。

明楼的半眯着的双眼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

明诚扑捉了去,轻轻眨了眨眼,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

“真后悔了?”他至上而下看着明楼,语气轻佻。

“没劲。”明楼念叨了一声,拉着他亲吻,又刻意避免了肢体的交缠。

“见好就收啊明秘书。”明诚笑着吻了吻他的脸颊,便站直了身子,目光扫到明楼过分精神的裤裆,笑得更开心。

明楼白了他一眼,抓起酒杯灌了一口,舔了舔嘴唇。“明长官说的是。”脸上的笑意却也藏不住:“我倒不知道我该高兴还是伤心了。”

明诚装模作样叹了口气:“你有什么不开心的。”

“这话该我问你。”明楼伸出手替他整理衣服,从里到外,一丝不苟。

“我原本不用去冲冷水澡的。”明诚偏着头打量明楼,眼前人衣衫大开,一片狼藉,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瑰丽的色彩。

明楼白了他一眼,又偷偷向明诚下身瞄去。

明诚觉察到他的小动作笑得不能自制,温柔的揽上明楼的脖颈,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发梢处打着旋儿。

明楼垂着头,他用目光抚摸过那张熟悉的脸:额头的笑纹,眼角的褶皱,鼻梁的弧度,嘴唇的纹络。不曾错过一丝一毫。

然后他拉近距离,吻上明楼的眼睛。

“你真好看。”

“系扣子呢。”

“情不自禁。”

Fin

*我说了他们不会操到一起


写这玩意太累了,还不香…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评论(22)
热度(99)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