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这一路走来 1/然远

*扮演游戏暂且告一段落,
不污了让我们来谈恋爱吧!

*又名花式虐狗大法好

*李熏然x凌远
(到爱的距离看的时候已经是很早以前了,他来了我只看了片花和两集cut…所以你们明白的)

*我打算去补几部偶像剧(并不会





作为警察他其实挺熟悉医院的。

证人受伤了跑医院,犯人受伤了跑医院,队友受伤了跑医院,自己受伤了也要跑医院。

从前台小护士到儿科主任他认了个全。

“消毒水的味道闻起来真让人安心。”贴着自家大院长,在那人肩窝里蹭着鼻尖,李熏然发表意见。

凌远哭笑不得的把那人的手往外掰:“我这忙着呢你先起开。”

“不行!”

“你箍得我胃疼。”

“……”

正中命门无力反驳,狗崽子-见远怂-李-护妻心切-sir默默松开了手。

“怎么有空过来?”

凌远在办公桌后坐下,一边签报告一边问。

“新来的小子今天出任务摔骨折了,就着三楼的窗户就往下跳,真是初生牛犊二愣子。”李熏然从凌远抽屉里猫出条巧克力,掰了一块放在嘴里:“气得队长大喊这小子不要命了,这不?进医院了。”

凌远盯了他一会:“他不跳你就跳了吧?”

“胡说什么呢。”李熏然心虚,又掰了块巧克力。

凌远冷哼一声不去理他。

“我要想进医院也不至于把自己摔骨折啊,不然进来也干不成什么对不对。”李熏然鼓着腮帮子牛头不对马嘴的解释。

“你还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不干什么。”无聊的去玩笔筒里的笔。

又伸过手去捏凌远的脸:“又瘦了?今天晚上带你去喝粥。”

“你晚上没事儿?”凌远挑眉。

“有事儿,陪媳妇。”手上稍微用了点力道就被凌远拍掉。

“你不看着你兄弟?”凌远合上了报告,抬起手滑去李熏然嘴角的糖渍。

“人家女朋友陪着呢,我不能大煞风景不是?”他站起身去给凌远拿外套:“所以,我亲爱的院长,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凌远无奈的笑笑,起身让那人给自己穿上外套:“我怎么觉得你无事献殷勤一定有鬼?”

在凌远的嘴上啄了一下,他嘻笑开了:“我明天放假,三牛说你明天也放假。”

凌远僵了半边脸,深切怀疑自己胃疼起码有一半是被这小子折腾的。

“那明天去挑房子吧。”

于是他说,不出所料的看到李熏然亮了眼睛。

也是好哄,揉了揉大男孩一头软毛,凌远眯了眼睛,菱唇抿起来,笑成了个一字。

“你知道这话听起来跟我答应嫁给你差不多一样吗?”

李熏然追上他的脚步。

“凌远你是认真的吧?”

他笑着回头:“你说呢?”

李熏然站住步子和他并肩。“我今天确实冲动想要追着跳下去。”拉着凌远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弯里。“但我没有。”

凌远捏了捏他的小臂。

“我知道。”





评论(27)
热度(107)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