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这一路走来 2/然远

*谜之言情风
*真是难为他们了(喂

*谈恋爱真苦手





然而李熏然还是骨折了。

骨折得很狼狈。

现在他躺在病床上听护士说注意事项,凌远站在旁边笑得不行。

“怎么回事这是?”三牛搭着凌远的肩看热闹。

“你让他自己说。”看着李熏然一脸生无可恋凌远勉强撑住没有笑裂。

“李警官啊,从自家楼梯上摔下来了。”

秦少白补刀。

李熏然黑了半张脸。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三牛,你不是还有手术。”凌院长发话,大家也就识趣的散了去。

“疼吗?”凌远在床边坐下。

他偏着头往那人身上蹭:“疼。”

“疼啊,该。”凌远想起当时的场景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他靠在楼梯口拿着手机回邮件,李熏然想要偷袭他,正好被他错开,然后就英勇善战的副队长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了个骨折。

被光荣送往医院。

“小远~”黏腻的声音响在凌远耳边。

“好好说话。”

“今天晚上我睡你那儿啊?”

“有你这么问话的吗?”凌远瞪过去,又被李熏然实力装无辜的眼神噎得不行。“不就断了条胳膊又不是什么大事。”

“我晚上想喝鱼汤。”坚持装傻。

“行行行,等我下班先去躺超市。”

凌远说完拍拍他的腿就要起身,突然被拉住。

“啊?”

“你长得真好看。”李熏然看着他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松了手:“去忙吧。”

孩子气足得可爱。

“你当心手。”

这个人笑得像冬日暖阳,李熏然想。

李熏然实际上并不黏人,他有太多事要忙,凌远也一样。

不会有深夜的等候早起的温牛奶或者是其他什么一切生活中的温情。

——他们大多数时间也没有住在一起。

爱情这种事其实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然后扩大成亲情,扩大成家,和依靠。

李熏然躺在病床上翻着凌远专门让护士送过来的书,有一茬没一茬的想着。

过几天要交的结案报告,送去干洗的西装,和简瑶约好的晚餐,购房合同。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很是舒服。

小护士帮他打开了半边窗户:“这可是我们医院采光最好的普通病房了。”

以权谋私啊凌院长,他在心里笑,朗声说了谢谢。

挑的房子离他们单位都近,下跃式的设计凌远很是喜欢。

到时候地板全铺成木制的,盖上厚厚的地毯。

你光着脚踩上去一定会很好看。

蓄谋已久啊。凌远打趣他,眯着眼睛靠在窗边笑。

他甚至不想去用语言打搅。

“傻乐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远走进了病房。

“今天这么早啊?”李熏然翻身准备下床,凌远走过来蹲下帮他穿鞋。

“那我再去开个会?”皮鞋是上次他送的那双。

“别。”李熏然伸手拂去他肩上的灰。

“咱们回家。”

评论(12)
热度(84)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