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这一路走来 3/然远

*甜,短,且没脑子
*忙到飞起,依旧偷闲




凌美人。

美人如玉,这玉里还渗着冷。

玉,要养,养久了,就温润而贴心。

凌远低垂着眼眸认真的给他挑着鱼肉里的刺,煨好的鱼汤盛了一大碗摆在他面前。

“看我干嘛,赶紧喝。”凌远抬头,忍住了给他一个白眼的冲动。

李熏然在“看你好看”和“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中犹豫了一下选择了第三个。

“等你喂我。”

“得寸进尺了啊。”凌远不理他,把鱼肉端到他面前:“吃吧,当心点我可能没挑干净。”

“对了,刚刚打电话领导给我批了两天假。”

“房子明天铺地暖,你去盯一下吧。”

“不愧是雷厉风行的凌院长啊,这么快就安排好了。”李熏然举着勺子舀了汤往凌远嘴里送,笑得十分狗腿。“那你呢?”

“我要上班。”

“这不对啊,凌远,你看,万一我明天要去上班,不就没人盯着了。”又一勺子送过去:“你应该做好了请假的准备。”

“你这不是没事,我为什么还要请假?”大写的不为所动。

“凌美人要注意自己身体,不要总是加班,过度操劳…”

一个眼刀刮得李熏然闭了嘴。

“李警花知道的很清楚嘛,自己怎么不注意。”

“你跟我呕什么气。”李熏然死皮赖脸的蹭过去,在凌远脸上吧唧一口:“小远就是长得好看。”

“去去去,谁跟你说这个。你这次要不是摔了胳膊,一个月没休假了吧?”凌远拧着眉看他。

李熏然心里一秫。

李警花VS凌美人。

展开了一场团结友好的到底谁比较作死的主题辩论。

李警花放出胃病大杀招完胜。

凌远伸手把鱼汤端在自己跟前然后给了李熏然一个巨大的白眼。

人在谈恋爱和生气的时候都没什么脑子。

而这两种力显然是同向的,起叠加作用。

已知,凌远在和李熏然谈恋爱,凌远被李熏然噎得心里有气,凌远正在喝鱼汤。

解得,凌远被鱼刺卡了嗓子。

冲到厨房,一口陈醋过喉,凌远差点没恶心得反胃吐出来。李熏然贴心的递过来一杯温水。

“漱漱口,鱼刺下去了吗?”

凌远皱着眉毛点头,捡了块馒头噎近嘴里去压醋的酸味。

李熏然想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凌远回过头作势要打他,李熏然举起受伤的手臂摆出个无辜的表情。

“自作自受怨不得人啊。”

又凑过去顺毛。

“来块巧克力?”

凌远鼓着腮帮子冲他点头,馒头渣蹭在嘴唇上,他伸手指了指,凌远乖乖伸出舌头来蹭了一圈就舔了干净。

戳了他笑穴。



/凌美人和李警花是玩笑话,单指好看,无关娘。

评论(6)
热度(68)
  1. 叔叔家的萝莉君芝士 转载了此文字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