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柔软/荣楼

*荣石x明楼
*短且无内容 脑洞



荣石把俯下身子,捞起地上虎皮纹的猫抱在怀里,柔软的皮毛蹭着他的手心。

客厅的装潢不同于他习惯的富丽堂皇,一桌一椅都透露着主人的沉稳大气。谈不上喜欢,不过不讨厌。

“荣少爷大驾,有失远迎。”这个声音就有足够讨厌了。

“明楼。”他说,裹着皮裘坐在沙发里,翘着腿抱着猫,气势十足。

“没想到还能看见你活着回来。”

明楼皱眉,真是不坦诚。毕竟经久不见,也懒得去和那人针锋相对。

那只猫倒是通人性一般,从荣石怀里一跃而下,踱着步子去蹭明楼的裤脚。用高傲的姿态的去讨好,倒还真像趾高气扬的那个。

“今天怎么不结巴了?”明楼笑,掐着语调说话。伸出手想要去捏荣石瘦得过分的脸,又突然改了主意,弯着身子把脸凑过去。“来干什么呀?”

“爷想你了。”

明楼忍着笑,荣石气定神闲看着他,眼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罢了罢了,荣大少爷飞扬跋扈惯了,受不了窝囊。好玩归好玩,不能玩的过火了。

明楼去牵荣石搭在沙发上的手,红宝石闪着好看的光芒,手指白皙修长,一点儿看不出是常年拿枪的手。

贵气,又是杀气。握在手里沉甸甸的。

“我倒诧异你还能活到现在。”明楼眯了眼睛,瞳仁中映着那璀璨的红宝石,盯了会索性卸下来拿在手里把玩着:“这个送我吧。”

“干嘛?”荣石挑眉。

“你死了好留个念想。”

这该算个情话了,明楼的语气平稳又听不出来情动,却直接将荣大少爷噎了个结巴。

“别别别,别咒我,我我我荣大少爷没那么容易死。”

明楼比他胖些,反而柔和了眉眼里的锐气,更显稳重。

这次明楼拧着眉头,抿着嘴唇,眼底的霸气将荣石都压下去半截。

“这回知道结巴了?”明楼话里带了气:“前天的遭遇战你去凑什么热闹?当你的热河大亨还不够了?荣少爷不是孤高得很吗!”

“对不起。”认错认得干脆利落,是他荣石的风格。

不过出乎了明楼的意料,他一怔,荣石伸出手来,拿着戒指套在他的手指上。

“行了。”荣石猛得站起身,扣着明楼后脑勺吻了上去。

粗鲁,明楼在心里骂了一句,又迫切地回应这个吻。

结束的时候荣石脸上有些恋恋不舍,手捧着他的脸,拇指磨蹭着。明楼揪着他的领子,又缓缓松手将褶皱的衣服抚平。

最终连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

荣石的手臂圈着他的腰,耳边传来一声轻叹。

答应我,好好活着。


Fin

评论(8)
热度(72)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