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夏风/双黄

关于公益演唱会的一个甜甜的脑洞。
夏天的风真舒服呀。

---------------------

初夏,雨夜,灯光躁动和演唱会。

黄磊环着双手看着台上唱歌的艺兴露出个欣慰的表情。

黄渤靠过来的时候他怔了一下:“我以为你忙着背词呢。”

一双肉手在他肩上拍腾了两下,顺着西装外套摸索下去,在腰间停住。

黄渤说:“啊,不想背了。”语调和人都软塌塌的,索性靠在了黄磊的肩上。

黄磊笑,压低了声音逗他,摄像机摆在这呢,你悠着点。黄渤扑哧一声,埋在他肩膀上去舔他的脖子,闹够来抬眼冲着摄像机一笑:“我看他们敢播。”

严导在监视器后面满脸无奈,无力的冲助理叫唤,你信不信我把他俩这样切到大屏幕上。

“谅他们也不敢。”黄磊对着镜头眨眨眼睛。

远处的严导又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再怎么下雨,灯光烤着,也出了一身细密的汗。

“这热烘烘的你也不嫌弃。”黄磊看着黄渤搂得愈发紧开口说他,黄渤哼唧了一声没动弹。

“困了?”他问。

黄渤趴在他师爷肩上,视线盯着台上弹唱的青年:“也不是,就是紧张。”“啊,艺兴是长大了。”黄磊答非所问,他一听笑了,伸手去捏黄老师日益增长的肚腩。“师爷也变胖喽。”

黄磊拿话筒锤他咯咯笑着也不躲,他师爷下手轻,舒服得像按摩。

他说黄老师啊,我可能要废在您手里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粘软,表情甜蜜,孙红雷回过头白了他们俩一眼被黄磊笑着瞪了回去。

黄磊回过头,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看。他服软,把嘴唇贴到他师爷嘴唇上。

“我会好好看着你的。”黄磊指了指舞台,把小渤的头揉在怀里。

小渤没说话,吸了吸鼻子又皱了皱眉头。他想黄磊真的是太聪明了,这种人太懂得如何去爱,你被他爱上,你就废了。

他嗯了一声,开始耍无赖:我要忘词了我就拿你名字填啊。

他师爷笑:水手说黄磊爱你。

黄渤乐了:水手还说什么了?

他特别特别爱你。

诶,黄渤知道了。

他看着黄磊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眼睛,和湿漉漉的嘴唇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

“怎么不打伞呢?”

师爷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觉得挺浪漫的。”

黄渤刚想开口埋汰黄磊那骨子里的酸腐文人气,又突然意识到黄磊指的是什么,悻悻地闭了嘴。

不就是看着这家伙淋雨忍不住跑过来了。

沉默的空档,台上艺兴的歌快接近了尾声,黄磊的注意力也已经不在他这儿了。

“别紧张。”他把黄磊拽过来替他整理西装,把衣领立好,领结摆正,发稍卷在耳后。

“真好看。”

黄磊感慨,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白白净净的少年,要不是误入歧途追我的姑娘少说也有一打。

他的歧途看着他瞎乐,不大的眼睛被彻底的笑没了。

“你看着艺兴也算是重温光辉岁月了。”

黄磊没理他,给了孙红雷一脚两人急赶慢赶地上台。

黄渤看了他一眼,便赶去了后台。

End







评论(7)
热度(39)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