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夏荫/双黄

细碎而温柔。


夏荫



师爷端着梅子汤进来的时候小渤眯着眼睛冲他贼笑。

“怎么呢?”黄磊问,在沙发上坐下,手里白瓷碗,白瓷勺,一碗酒色梅香。

黄渤扒着沙发边够到小茶几上的书,抽出书签来给他递过去。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破冰撞壁当啷响。

华文正楷,四号字。

黄磊乐了,舀起一勺子送到他嘴边:“你这是嫌我没给你加冰啊。”小渤吸溜了一口,清凉的果汁顺着喉头滚落入胃,舒服得眯了眼睛。

他师爷看得开心,教书先生劲儿上来了问他:“你知道这世间情动为什么不过如此吗?”

他两手一摊,愿闻其详。

“因为恰到好处。”

被渴望的眼神盯得心慌,黄磊索性把碗递给他,黄渤仰着脖子咕咚一口灌了个干净。

又伸出舌头来吧嘴唇舔了个干净才回他话:“我怎么觉着是因为雪中送炭呢。”

“还有后半句呢。”黄磊把书签插好,把书放回书架,再顺手关了空调。

“热!”黄渤瘫在沙发上冲他嚎,领子被粗暴的扯低,露出大片的皮肤。

“吹太久了。”黄磊把他拽起来:“厨房里还有梅子汤,嫌热自己舀去”

小渤死皮赖脸不乐意动弹,他凑过去腻歪黄磊,火炉一样往师爷身上黏,黄磊被折腾得受不了,好不容易拉了胳膊摁住腿把人固定沙发上,忙活出一身热汗。

黄渤笑他狼狈:“当啷响啊黄磊老师。”你还活学活用上了,黄磊被他气笑,松开手也瘫在一边。

“去,小渤儿,给我盛一碗。”

他喘着粗气儿,闭着眼睛指挥。

听着拖鞋踢踏,锅碗瓢盆一阵哐啷乱响,沙发旁边一重,白瓷碗送到他嘴边。

“后半句怎么解呢?”

他师爷半张着眼把他整张脸看进去,张开手指顺着他的领口贴向心脏的皮肤。

“就这个,当啷响。”

End




评论(1)
热度(34)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