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迷迭香/双黄

万山x沈西林


迷迭香

贪得无厌,这是通病。

沈西林第一次见万山的时候简单来讲就是惊鸿一瞥,他端着红酒悠悠然对万山说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我叫嚣着我要。

要你。

万山从善如流,披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皮囊解着领带就爬上了沈西林的床。

沈西林被他搂在怀里喘的时候他笑眯眯的开腔:“沈主任是看中我不会纠缠你吧。”

沈西林一边骂着娘一边支棱着胳膊摸索到自己的眼镜戴上:“刚刚什么都没看清真是太可惜了。”万山大笑,俯下身子吻他,沈西林抬手勾上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说:“是因为你太好看。”

想靠近,想拥有,想拆吃入腹。

没有缘由。

万山走的时候好心的给沈西林掖了被子,床上的人侧躺着蜷着身子,以孩子在母亲子宫里的姿态,闭着眼睛,安静平和。

他伸出手用指尖划过沈西林的小胡子,想它在亲吻时扎人的样子,然后微笑。

我知道你醒着,他在心里想。最后他揉乱了那就算在做爱时也被发胶固定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挥手告别。

您真可爱。他说,头也没回。

沈西林等他出门睁开眼睛瞪着空气,瞪酸了又气急败坏地闭上,你他妈才可爱。

第二天他就去调查万山的资料,从年方几何籍贯何处到谈过几次恋爱喜欢过哪些姑娘,事无巨细。

他为此痴迷并且愉悦,像个智障。

万山要在天津卫呆一个星期,一封请帖送到府上,当天晚上沈西林就在喜乐门看到了万山的身影。

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沈西林说感谢万总赏脸。

万山扬眉一笑,这儿有卧室吗?

沈西林假模假样冲他推荐,万总这是看上我们哪个姑娘了。

最漂亮那个,万山错着角度在阴影里吻他的脸颊,要活好的。

沈西林说那您验验货?他扯住万山领带把他拽到自己身上。万山笑,说这个我不用验,活儿特好。

欲罢不能的。

这次他们做完之后万山没急着走,坐在床边看他抽烟,眉头皱了百八十回终于忍不住伸手拿开他的香烟,就着尼古丁吻他。

沈西林笑得特别不厚道,又非常真诚的看着万山:“你的手拿烟真好看。”

万山拿着他的烟吸了一口,舒展皱纹陪他笑:“我也爱你。”

后来他翻看沈西林调查到他的那些资料的时候他一个劲儿笑,终于把沈西林笑毛了抬脚把他踹下床。他连滚带爬的起来扒在床边上忽闪着大眼睛盯着沈西林。

万山的眼睛黑而亮,还总是湿漉漉的,眼底有种义无反顾的进取感。

这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你一般脑子里就只剩下两个选择,吻他和吻他。

沈西林服软,心甘情愿一腔柔情全倾倒过去,勾着脖子的吻,缠绵悱恻,吻得直到两人都没气儿。

万山说你上辈子一定欠了我东西,沈西林捧着他的脸笑得温柔,那我下辈子还你。

然后没人说话。

最终还是万山哦了一声打破沉默。

沈西林顺坡下驴凑过去把自己的眼镜架在万山鼻梁上,抿着嘴唇笑。

这辈子你我之间注定充满了秘密和猜忌,可我还是想要在枪林弹雨中亲吻你。

义无反顾。

“送给我了?”万山问。

“啊,都给你。”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许诺什么,就这么许诺了出去。

万山盯着他,盯久了觉得自己的审美一定是迟早要完,然后他开口:“那你下辈子能长得好看点吗。”

沈西林大笑,扑上去掐他脖子却被他揉在怀里, 他贴在那人耳边说西林你笑起来真好看。

万山甜言蜜语哄他,沈西林甘之如霖。

后来人走的时候沈西林抻着胳膊去捏他屁股,露出胸膛上大片的皮肤,万山笑,冲他摆摆手,说你色诱没用,盖好被子麻溜睡觉。

沈西林乖乖听话,后来又后悔自己没留他,人海茫茫,再想捞就捞不着了。

活好的多的是,他喝着酒劝慰自己,一杯接一杯,醉得一塌糊涂。

他说万山啊。

End?



评论(2)
热度(42)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