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一半/季楼

季白*明楼
常年邪教徒,好久不写东西,词不达意,凑合着吃吧。

装腔作势的家伙。季白抬头扫了一眼讲台上滔滔而谈的明楼,大概在降低犯罪率的重要性上已经讲了半个小时,看起来剩下的半个小时也将花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他百无聊赖地从笔记本上扯了一张纸,写写画画又揉成一团。抬手准备扔进前排赵寒的帽子里又在台上人有意无意滑过的视线里悻悻收回了手。

季白追着他的目光看了回来,表情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明楼哑然失笑。他突兀地想起明诚小时候听他讲课的样子,明亮的眼睛时时刻刻跟着他,闪烁着钦佩,仰慕,和爱意。

——和季白完全不同。
他从未真正去从季白身上搜捕明诚的影子,虽然他也没能很好地掩藏初见时的讶异。

掩饰情绪的本能在时间里消磨,却又根深蒂固——这让他看起来是那么引人注目,季白如是说。

这个小家伙粘上他的理由同样简单而有效,他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注意我。

明楼笑得意味深长,闪躲着追究的眼神沉入想念。

当时间和空间都被扭曲,常识和逻辑被打破重新定义,他在遇见季白的时候还是没能够摆脱脑海内风光旖旎。

明诚年轻而美丽,并且饱含深情。

报告会结束的时候季白长舒了一口气,轻车熟路绕到后台堵下了准备离开的明楼。

你一定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他迈着步子在明楼身边站定,倾身耳侧低语,将质问说得慵懒而惬意。

不想说和不能说,一半对一半。

季白咂舌,明楼放下手里的文件偏过头冲着他璨然而笑。

于是疑问在绝妙的亲吻里释然,年轻的重案组队长嘟囔着细碎的音节拥抱他的身体。

明目张胆的肆无忌惮。

评论(5)
热度(42)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