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摇摇欲坠/黄季1

黄志雄x季白

说真的,黄记煌我至今还没吃到,一个宿命。 

1/ 

季白走出警局就撞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黄志雄的表情隐藏在烟雾缭绕之中,季白下意识皱起眉头想要说点什么,却没能吐出一个音节。

我的车抛锚了,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沉默着点了点头,没有去追究车,抛锚,或者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任何一件事。他只是简单地把钥匙扔了过去,然后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系好了安全带。 

一路上只有发动机轰鸣的声音,黄志雄夹着烟却没有抽,一根一根换着不一会儿就填满了整个烟灰缸。

路怎么这么长,季白偏过头去看窗外变换的景色,他知道黄志雄为什么去警局找他,自从五年前黄志雄离开后他就搬离了两个人的住所,那儿每周都会有人去打扫,干净整洁,了无生气。他半年前去过一次,死气沉沉的一切让他甚至没有心情住上一晚。

 “车里的油可能不够支撑我们开回去。”季白抬头看了一眼快要烧到底的油箱在心里抱怨了一下黄志雄依旧粗鲁的开车方式,他开口,语气平常。

 “下个路口有个加油站,家里有安全| 套吗?”黄志雄摁灭了手中的烟将车开进了一个岔路,季白全然不记得,他在心里苦笑,支撑他活下来的东西早都磨灭在季白精彩纷呈的生活之中,那么理所应当。他翻过季白的档案,泰国,缅甸,还有屡破大案。方向盘像左打死,弯道一过就看见红顶的加油站。 

“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鬼知道他们当时买了多少,又都分别扔到了哪里,那也早都过期了,他想。

“买新的吧。” 季白侧过身子从零钱盒里摸出来一张加油卡,黄志雄头也没抬地接过,熄火下车。他在汽油味里呼吸,居然觉得莫名的安心。

黄志雄带了两包烟和一大盒安全| 套回来,他接过来瞅了一眼,草莓味儿。

 “只有这个。”黄志雄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开口,他甚至可以想到几年前季白在副驾驶上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那是他们第一次,他带着鸭舌帽随手抓了一盒,草草结帐。草莓味儿,尺码太小,导致那场性爱像个玩笑,又充满了草莓的味道。

像谈恋爱一样。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扭动了车钥匙,打量安全|套的季白被惯性重重地摁在了副驾驶上,操,季白骂了一句,将手里的盒子扔到了后座上。

 “太小,别带了。” 

“好。”

评论(2)
热度(16)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