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天鹅/洋岳

1
汗水淋湿简单的白T恤衫,贴合出一个腰部轮廓。这具身体非常柔软,充满韧性。

无限可能,岳明辉笑笑低下了头。

木子洋在疼痛中挤出个勉强的笑容,他听到自己肌肉和骨骼撕裂的声音,目光在空间中飘忽不定,最终落到了岳明辉的花臂之上。

太给和太直男两种评价在他喉咙里打着转儿,硬要掂量出一二甚至让他暂时忘记了疼痛,嘿,老岳。

岳明辉抬头瞅他,漆黑的眼睛撞过来,什么事?

孔明锁打开时发出清脆的嘎噔声,木子洋沉默了两秒鬼使神差地开口,你带我去纹身吧。

2
木子洋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己的性向,你要硬是归结于某服装学院的大环境或者什么的,在其中的人也没什么可辩驳的资本,只能扑腾着小脚咬牙切齿告诉你别开他妈的地图炮。

卜凡曾经问过他谈过几个男朋友,木子洋挑挑眉毛——嘘,秘密。

这就意味着他不光是个基,还是个很有经验的基。所以怎么也不至于小鹿乱撞把自己撞得脑子都炸了锅只剩下咧嘴傻乐。

这显然是岳明辉该有的状态。

而你真的不能对理工科深柜男孩有什么多余的期待,他们不觉得双向暗恋浪漫,他们只会在脑袋里做着他们逻辑放屁的加减法,心满意足或者心有成竹了,A0也能有A48的气魄。

剧透:岳明辉的结论是,不成,我不能害了他。

3
木子洋说你整个人都老透了。
岳明辉点点头笑容晦涩,是的。

第一个场景发生在拿玩偶出气的高级脸男模身上,他不可避免的绕进了岳明辉是个大猪蹄子的完美逻辑链当中,最操蛋的是他该死的理解这种感情。

第二个场景来自于岳明辉的扪心自问,上一句是你知道他也喜欢你并且知道你也喜欢他吧,这种绕口令。答案是,是的。

4
如果你觉得爱情到来的理由不够充分。
你可以他们当作颜控。

花臂既不直男也不给,是太让人心动。

5
我求求你别折磨自己了成吗——

木子洋非常流氓地痞地把岳明辉堵到了大厂的男厕所,麦克风一掐压低了嗓子骂人。

你再看微博我给你把你手机揪了你信不信,让你痛快听声响,嘎嘣脆。

岳明辉摆摆手说我没有,低着头就要从木子洋胳膊底下过去,还要训练呢。

木子洋揪着人衣领拽回来,鼻尖贴得极近,他甚至有一种岳明辉也在期待他吻上去的错觉。呼吸拉长,木子洋缓缓的松开手。

又穿我的衣服。
还挺好看的。

——哥哥。

评论(2)
热度(30)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