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对错皆缘/虞龙

第二个小段,希望我有把它们连起来的那一天。


“为什么不走我搭的桥?!”

虞啸卿怒气冲冲地杀到龙文章面前时,龙文章就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咧着嘴冲他笑。

“师座的样子反而像兴师问罪。”

他连说话都很艰难,脱水和饥饿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舌头,就像他无法控制大脑的运转。虞啸卿当即呆在了原地,白色的衬衣在他眼前晃得眼睛发酸,他挪动身子想要攀附着虞啸卿的腿站起来,一双手捞住了他的腰。他抬起头,眼前人表情严肃却红了眼眶,和虞啸卿下跪求他时的眼泪不同,这是极富个人感情的眼泪,对于龙文章的个人感情。

“我不能再相信你了。”

龙文章哑着嗓子,尽量将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他手上身上的泥土蹭脏了虞啸卿的衬衫,他们以一个看起来像是拥抱的姿势僵持了许久。一旁的亲兵犹豫着上前,刚出声提醒就被虞啸卿的眼刀吓了回去。

“我知道了。”

虞啸卿回答,他问心有愧,而龙文章已经足够仁慈。

“这三十八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抗日会胜利的,但是党国不一定会。”

虞啸卿的眼里已经没了那些锋利的东西,他习惯性地开口警告——你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听起来却更像是叹息。

那一刻他明白了龙文章必将离他而去,而无论是以何总方式,都是他不愿面对的。

龙文章依旧在笑,解决完所有恩怨之后如释重负的笑。他的眼睛慢慢回复了光彩,作为龙文章这个人的光彩。他吃力的向上提了提身子趴在虞啸卿的肩膀上。

“我很想你。”

评论
热度(26)
  1. 杀人放火金腰带芝士 转载了此文字
    哦~味冷cp站街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