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闷热/辛伊

辛小丰x伊谷春
冷逆,存个文



“你说什么?”

伊谷春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身子,被刺眼的眼光晃得眯起眼睛。

“我问你疼不疼。”

辛小丰没有说得很大声,一字一句却像炮弹一样砸在他耳边。钝痛感开始沿着尾椎一节一节爬上来在他大脑里跳舞,伊谷春花费了两分钟才想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辛小丰起身踢开散落一地得衣物,从角落里找出一袋没拆封的方便面,又晃晃悠悠去烧了开水。

等待的过程只有水声在响,他们昨天晚上把烟抽了个干净,剩下的只有烧人的太阳。

“窗帘。”

伊谷春索性又一次把自己扔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乱糟糟的脑袋。辛小丰把手塞进被子里去摸他的小腿,宽大的手掌放在伊谷春苍白的脚踝上。

爱抚很舒服,伊谷春没费多少力气就说服自己完全享受其中。他平缓的呼吸着,昏昏欲睡。

辛小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欲望很深,很坦诚。

昨天伊谷春把他从监狱里带出来让他滚蛋的表情,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混蛋。

他想到皱起的眉头,塞满的烟灰缸,不可置信的眼睛和毁天灭地的绝望。伊谷春从什么时候陪他一起沉了下去,他不知道,大概不会比他装作同性恋更晚。

其实真相就在那里,他费尽心思去掩盖的是个假东西,追着他的伊谷春也就摸不到真的。

我不是个同性恋,我想操你。

伊谷春显然听到了这句自言自语,手底下的肌肉一僵有缓慢地软了下去。他没由来的想笑,傻乎乎的扯起嘴角看着伊谷春的后脑勺,专注得像个痴情少年。

水烧开的时候没有人有心思管它,伊谷春似乎终于打够了盹,并且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让自己愉悦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优雅又自然的低下头,含住了辛小丰挺起的欲望。

辛小丰第一次发现脏话是如此情感饱满,美妙绝伦。他骂着五花八门的粗口揪着伊谷春的脑袋反复冲刺,越过终点线的时候他不合时宜的想起那个娘唧唧家伙绝妙的口活,一泄如柱。

“你分神了。”

调料包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口鼻,伊谷春端着方便面坐在椅子上,丰满的嘴唇被染得油光闪亮。

伊谷春倒不是很在意,他纠结出结果之后,就没什么难以接受的。

答案很简单,他喜欢跟辛小丰做爱。至于后面那两个字能不能去掉,不是他现在想去考虑的事情。

“你疼不疼?”

“挺爽的。”伊谷春没怎么思考就给出了答案,也不去追究辛小丰岔开话题的僵硬,沉默而贴心。

评论(8)
热度(51)

© 芝士 | Powered by LOFTER